匆匆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

第一章 开学

炎热的夏季末,知了不知疲惫的在树上嘶哑着,从屋里走出门,一阵热气迎面扑来。太阳懒洋洋的挂在天空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它是多么耀眼夺目而让人心生厌恶。

米若习惯性的走到余静家门口叫了一声,余静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出来。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带着对新学校的憧憬和期待兴匆匆朝学校走去。

90年代中期,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没有太远大的志向,米若和余静像大多数厂里的孩子一样考了厂里的技校,毕业就能当工人,接替父辈们的班,端上铁饭碗。

一个拥有近万名职工的西南最大的水泥厂,辉煌的业绩和蒸蒸日上使这个大厂在当地发着耀眼的光芒。90年代初上市的国企,厂里人获益不少,一家大多都分有一两支股票,也是这股票让水泥厂人突然富有了。

没有选择读高中上大学,米若和余静走的这条路是妥妥当当的。向往技校生活已久,看着哥哥和邻居们读技校的新鲜,米若也终于迈进了技校的门槛。读完三年就能挣钱了,这对于并不富裕的家庭的孩子来说是最理想的选择。激动之余,一切又是多么的新鲜盼望,有那么多陌生的同学,技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只可惜米若上的这一届没有安排军训,米若有点失望也有些庆幸,军训很累还会被晒黑。报完名,班主任郭老师让大家按身高排队分好座位,米若理所当然被安排到了倒数第二排,而好朋友余静和郑惠却在第一排和第二排。

大家都需要适应一切新的变化。班上有少数几个米若初中的同学,还有认识的同年级同学,其他的都是新鲜血液。陌生而欣喜,从此就要和这些同学一起同窗三年吗?

米若同桌的是白洁,她戴个近视眼镜,方圆的脸蛋,很喜欢画漫画,很爱找米若说话。才认识没几天就开始跟米若说自己堂哥有多好,要给米若介绍,米若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前排有两个男同学,一个戴着眼镜,斯文而儒雅,白白净净,一口浓浓的峨眉家乡话,他叫韶峰,腼腆害羞的笑着说是桂花桥的,米若问他认识梁老师吗?他一脸腼腆的说认识。另一个男同学叫吕征长得黑黑的小眼睛,一副狰狞顽皮的样子。

学校一片欣欣向荣,热闹非凡,新开学,大家都很兴奋。高年级班的学生在看低年级的新生们,好奇的眼神,新生有种被当成动物一般被参观。教室斜对面的电10班的几个男生天天课间跑十八班来闲逛。

班主任郭老师喜欢的男同学汪满当上了班长,才开学几天,同学们都纷纷传说他有女朋友在硅23班。少男少女们不仅八卦还热衷于凑热闹,一时间圆圆这个女生就人尽皆知了。看来大家都好奇班长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好事者还跑去硅23班看个究竟,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圆圆”,同学们跟猴似的窜到窗户边,一个走路一摇一摆的女生从窗前走过。楼上嘘声起哄声一片,哦,原来她就是圆圆。

新鲜劲一过,老生们也习以为常的穿梭在新生们的班级,电10的小李有事没事到十八班里转一圈。有一天还带了几个男生来找吕征,米若前排那个长得有那点欠揍的男生。后来几天吕征耷拉着脑袋没之前那么嚣张烦人了。

青春期都是叛逆的,很多人上了技校后都变了,变前卫时尚的,喜欢打扮的,有以前默不作声的变得更加开朗大方的,也有调皮捣蛋继续将捣蛋进行到底的,有上学的唯一爱好就是谈恋爱的。这些都是这个年龄的正常现象。技校是迈进社会的第一道门槛,都在这里实习长经验。

第二章 丰富多采的校园生活

米若初三最好的的闺蜜余静和惠都是曾经的初中高材生,她们聪慧、学习能力极强。考技校也是名列前茅,米若和她们形影不离,无话不说。少男少女们的心思都差不了多少,女生们的话题离不开男生,男生们的话题离不开女生。米若总是课间跟男女同学们一起打篮球,经常一起玩的有班上的男生大勇、小勇、杨忆、韶峰,还有秀秀等。运动让大家的距离缩小了,就算平时很少说话,但打起球的样子是那么的快乐,爱说笑,个个像变了一个人。

十五六岁是花一样的季节,生活在小镇上的这些少男少女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平淡的生活却非常惬意。米若上技校后的性格逐渐变得开朗,她做了很多以前敢都不敢想的事情。初三时候班主任叫小米参加运动会,跳远、田径、跳高,小米连连摆手说自己贫血怕跑步晕倒。自从上技校后,小米反而有勇气去参加一些学校的活动,郭老师点名让小米跟大勇、小勇一起参加世界历史知识抢答赛。

米若和大勇小勇分工准备,很快抢答赛开始了。小小米上技校第一上台,她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一个也看不清,有一点紧张,随着喇叭传来主持人开始的声音,小米立即清醒过来,心不再砰砰跳了。台上其他班级的竞赛对手中还有米若的邻居秋波,米若没有太大信心可以赢,只是和队友尽力而为,米若抢答了一道30分的题,最后得了第三名。重在参与,经验和教训都是宝贵的财富。

说起班主任,小米一直不明白郭老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上了几周课后,郭老师突然把小米调到第一排,跟郑惠同桌了。小米不知道是不是老师觉得她在后面坐成天做白日梦,才换小米的座位呢?小米说自己个子太高会不会挡住后面的同学们看黑板,郭老师笑容诡异的说,他们会自己调整脖子角度,不用担心。就这样,小米和之前的邻座们分开了,常一起聊天的前排男生韶峰、小洁,朱英等。

技校的课程真的不太难,但由于学校给学生们的下马威说技校不及格的学生,以后不能分配工作,所以大家也很当回事的对待考试。尤其第一学期,学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给学生发奖学金,按成绩高低获得相应的奖金。为了这个,很多同学也是很努力学习。考技校第一名的韶峰,郑惠、余静,在班上都是公认的高材生。因为考技校的优异成绩,让大家熟知他们是成绩优异的学生。

第一学期后,班上的同学庞颜,一个从大山里来的平凡女生,反而成绩格外优秀,她考技校的分数并不高。看在钱的份上,还是有辛勤付出汗水的学生们。小米得到90多元奖金,她觉得这是好大一笔钱。遗憾的是这个激励制度第二学期就取消了,可能是学校支出太多,难以承受这笔开销。

与读中学有很大不同,老师不再逼着大家努力学习,没有苦口婆心的规劝,也没有太苛刻的管教,给大家讲升学的利与弊。愿意学的会自觉好好学,不愿意学的,老师也没有勉强。

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是个叫梅梅的女生,她每周要去开全校团支部的 会议。有一天,她化着蓝色的眼影,戴了一对黑翘黑翘的睫毛,略施粉黛的她,染了棕黄色的头发披在肩上。读技校不像中学校规严格,学生染头发的很多,学校说只要不是爆炸式金针菇发型,看得过去都可以。梅梅带着班上几个女生练习元旦晚会的节目,有文艺细胞的女生看上去都很有气质。

米若的邻居秋波是机十七班的团支部书记,经常跟米若、余静、大勇聊起梅梅的前卫,还有爆料别的班级的各种糗事。第二学期开学有一段时间了,班长汪满久久没有出现。同学们偷偷议论他去了哪里?后来听说他和班上吕征去绑了一个人,被抓起来了,具体情况校方也没有具体通告。

就这样班上一下少了两个人,这桩离奇的事件也给学生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班上平时最调皮的男生二吴也没有浑到去绑人的地步。二吴是米若初三同年级同学,他就是很调皮捣蛋的其中一位,但基本没见他欺负同学。米若有一次被分到和二吴打扫卫生,二吴还算不错,没有自己偷偷跑掉。在学校让大家最头疼的就是打扫卫生,累人的活,没有人愿意做,都想偷懒。

第三章 同学

第一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同学们也从陌生变得熟悉,从不相关的路人甲变成同班同学,那种亲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跟其他班同学比起来,关系更近一步,要一同上课、放学、做运动、玩耍、出游。见到的时候没有什么话说,又或者不会打招呼,但不见到的时候还会缺点什么。

班上也很多同学相互串门,秀秀很开朗,她比同班学生要大一些,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她家就住学校里,所以认识很多人。班上就缺这样会搞气氛的人,平时玩得好的同学喜欢扎堆一起玩。周末也会约着一起去玩,小米、余静、郑惠、泠心、朱英约好去城里看郁金香花展,人声鼎沸的展览,几个人兴奋的留了影,还散步到很远的一座新大桥上,她们度过了愉快而充实的一个周末。

木文琳是个文静爱笑的女生,白皙的皮肤,笑起来像个瓷娃娃,一头丝绸般乌黑的长发,笑起来露出一个小虎牙,俏皮可爱。爱笑又漂亮的女生不乏有很多追求者,文琳有几个爱慕者,但她似乎并没有回应,同样每天爱找秋平玩耍,和秋平、章婷、海峰、大治玩得甚好。秋平和海峰是从外地来的同学,秋平和大治住学校,平时他们几个形影不离,也一同坐在最后一排。

说到好看的女生,技校不缺美女,每个班都有好几个称得上美人的美女,数硅二十二班美女最多,班上40多个学生只有十个男生,更显的这个班级的特殊。这一届一共三个班级两个硅班,一个机械班。其他班最出名的是比米若高一级的硅二十班的学姐方雪,学校的文娱比赛她总是会弹电子琴。一个长得像苹果一样,五官精致的女生。

招生和分班级不知道按照什么标准,机十八班的男生更多,考了三百分以上的有好几个同学,韶峰考了第一名370分,余静考了340分,郑惠考了360多分,而小米只有270分。在等待录取分班的那段时间,对米若来说真是一种煎熬。上了学后,才知道这个班级是铆焊班,要学铆工和焊工。而同学们对铆焊的职业一知半解,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要从事铆工和焊工的职业,没有人去考虑那么多,担心未来,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快乐,生活处处充满希望。

一个秋天的周末,在辅导员老师的带领下,十八班上十个同学背着锅碗瓢盆,油米食物,一起去了一个驻扎着部队的山沟沟里野炊,包抄手。跟小时候的野炊一样,大家都很开心,分工合作,抄手吃得非常的香。

蜿蜒曲折的山路,一块块长满青苔的大石块,河水潺潺流淌,山林在河沟两旁,说话的声音在石板上回响,林间有鸟儿在歌唱。这样一个世外桃园,坐在石板上静静地发呆简直美不可言。不知是哪位同学带了相机,快门咔嚓一声记录下同学们的欢笑时刻,一路走走闲聊,站在花坛边的少男少女们,谁说青春不迷茫呢?

第四章 足球 爷爷去世 亲戚

小米和大勇、晓宇、小勇偶尔会放学后一起在子弟学校踢足球,小米只是喜欢看足球,也想融入其中,练习守门和踢球。每天早上6点过,小米、大勇、小勇、王龙都会去子弟学校踢足球,跑步,锻炼身体。下雨也不例外,有一天刚下完雨,守门的小米摔了一跤,膝盖摔破了,身上都沾上了湿湿的泥土,男生们跑过来慰问,小米真心觉得有点疼。原来踢足球这么容易受伤?

学校的生活正常进行,小米和同学们进入第二年级,就在这一年,米若的爷爷去世了,小米破天荒请了假。陪伴自己童年的爷爷,永远离开了。小米小时候住爷爷的隔壁,每天爷爷都在咳嗽,小米特别害怕爷爷突然死掉,会变成妖怪。可爷爷真的离世了,小米也真的很难过。

新学年的秋天,学校又迎来了几个班的新生,老生们习以为常的参观新学生,看着一张张陌生而稚嫩的面孔,那正是一年前自己的模样。老生们略显成熟的样子,却没有了新生们的朝气和激情。

小米的远房亲戚薛小也是新生上电11班。薛小的辈分高,小米叫她姑姑。薛小的爸爸是小米外婆的堂弟。薛小也是没有学校可读,就选了小米就读的技校,薛小也不是想当工人,只是读完再做打算。

小米比薛小小一岁,但薛小上学比较晚,比小米低一届。小时候小米的四舅结婚,薛小也去参加,晚上薛小和小米一起睡外婆的床,寒冷的冬天,两个人挤一个被窝,听着薛小讲的狼外婆的故事,小米有点害怕。

小米的妈妈喜欢去薛小家串门,小米也跟着去。薛小家在一个小镇的农场,薛小的爸爸是农场的管理员,负责养牲畜,还种果树。小米只记得薛小家在农场一片破旧的单位连排砖房里,冬天刮大风,窗户的玻璃被吹得吱吱作响,小米和薛小挤在一个被窝取暖,薛小不厌其烦的给小米讲小红帽的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薛小带小米去参观养猪场,一大片厂房里有很大的猪圈,薛小的爸爸拿着很粗的水管冲洗猪圈,把猪圈的水泥地洗刷的很干净,一点没有臭味。小米从小就喜欢跟着妈妈和爸爸到处玩,尤其喜欢去薛小家,小米就是在薛小家农场的操场上半个小时学会了骑单车。

小米喜欢跟薛小玩,但薛小好像只喜欢跟班上的同学玩,小米也邀请薛小去家里玩。薛小跟班上一个叫胡成的谈起了恋爱。薛小很爱笑,很爱说话,属于性格开朗大方的女生,这样的女生很受欢迎。长大了,小时候经常玩的伙伴都会越来越疏远,这一点小米始终没有明白。

为什么青春期会让昔日好友变成陌路人。站在窗户边看着薛小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穿着薛爸爸从台湾带回的束身长裙,薛小越发青春美丽。有了爱情的薛小更是每天都喜笑颜开,不时会跟胡成到小米的邻居秋河家玩耍。薛小从没有给小米介绍她的男友,不过小米每天上学都会路过胡成家。胡成是个瘦高的男生,有一双囧囧有神的眼睛,路上碰到小米,会主动微笑一下,给小米的感觉,胡成是个很绅士的男生。

第四节 绯闻

年轻人不但朝气蓬勃,精力充沛,还有着五花八门的各种想法。有些人把业余时间用来交朋友、谈恋爱、做白日梦,也有的是在思考人生。小米没有那么多远大的理想,她只求考试都及格,最好能再优异一点。米若想变得更优秀,有一个光环是她一直追寻的。

郑惠和余静趁课间休息时间跟小米说了一个八卦的事,说韶峰喜欢小米。有点意外,小米吃了一惊。小米不太相信,因为大家基本很少说话,况且她并不想这么早把时间浪费在谈恋爱上。郑惠说韶峰成绩那么好,可以帮助小米,现在已经上技校了,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拼命学习。虽然周围的人都陆续走了早恋这条道路,不足为奇,但小米觉得那他那么好,你怎么不跟他谈恋爱呢?郑惠和余静无言以对。

对韶峰,小米很是纠结,印象里韶峰腼腆含蓄,从未主动跟小米说过话,虽然经常一起打篮球玩耍,但俩人直接的交谈仅限于刚开学的两周,聊得比较热络。换位置后就再没有交集。小米的同学朱英一起玩耍时经常提起韶峰,小米认为朱英一定喜欢韶峰。郑惠把韶峰说那么好,她怎么不喜欢韶峰?其实她们更般配不是吗?都是学习尖子,机灵,有层次。

小米不想谈论这些事情,好像离自己太远了,秀秀也来搭话,说韶峰如何好。只能把她们说的话当成玩笑来听,因为韶峰见到小米也没有特别的感觉,也没有主动找小米搭话过,他真的很害羞。说起韶峰,小米看到的韶峰是个走路时背略弯着,两只瘦长的手一前一后摇摆着,瘦削、白、戴眼镜、不是很爱说话,喜欢抿嘴微笑,这是小米脑海里韶峰样子。

小米特意观察了韶峰的言行举止,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行动,一个安静的男生。他没说,小米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小米对韶峰的态度有点差,这一点小米并不知道是不是在对韶峰没有主动表白的埋怨?

小米也不想搞明白。一个安静的下午课间休息,教室里没几个人,学校参加厂里体操比赛的照片被韶峰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小米冲到韶峰桌前,一把抢过照片,凶巴巴的说了一句,“看够了没有?”韶峰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小米走开时也有点内疚,自己干嘛对韶峰那么凶?小米有点情不自禁的自责,因为自己太激动,对韶峰的态度很糟糕。

第五章 文娱表演 帅老师 汗水

一连过了一个夏天,小米表面若无其事,其实内心有点不好意思。班上的同学各自为伍,有自己的朋友圈,文琳爱说爱笑,跟班上的同学关系都不错,她平时跟章婷如胶似漆,俩人像连体婴儿一样。叛逆的青春期,看似成熟,其实不然。隔壁班的秦颖是班长,读初三时是小米的同桌,秦颖有一种大姐大的气质。技校第二年的愚人节,她找人搬了一桶水放在门框上,等她们班主任进门后被淋了个落汤鸡。不知道这个帅帅的,酷酷的计算机和力学老师怎么教训她的。说到这个力学老师,他是长得很英俊,高白瘦,唯一的缺点是不爱笑,不够风趣,更则他有女朋友,女生们也只能看看。小米上他的课最怕他提问题,因为小米根本不知道他在问什么。

技校二年级的第二学期,除了学铆焊的理论课,学校还给学生们安排了实践课。这个钳工和焊工的实践课可真是费体力,要把铁棒磨成针的态势。唯一有趣的是班上同学在钳工厂房里扔篮球玩,团支部书记梅梅指挥大家唱庆祝国庆的歌曲。

打打闹闹的实践课,女同学们的手都磨成了茧,小米很讨厌这个钳工课,庆幸的是她的表哥在机十五班,上钳工课还在一个地方,小米缠着表哥和表哥的同学飞哥帮忙磨铁棍。焊工课有些挑战,大夏天电焊铁皮也会汗流浃背。这就是蓝领工人必须学习的技能,比较理论课,实践课更加艰难。总之学什么都不容易,都会流汗水。

汗水和辛勤付出有所回报,学校的娱乐生活还是让同学们积极向上,参与各种活动,羽毛球比赛、乒乓球比赛,篮球投篮、演讲比赛、歌舞表演等。最让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文娱表演,可以看到学校众多美女帅哥的表演,无论是街舞、霹雳舞还是现代舞,演员们的精彩表演还是非常吸引眼球的。每个班选送的节目都很有看头,机十八班的是梅和琳等舞蹈表演,不算太惊艳,但也给机十八班争了光。

大家对硅二十二班的杜嘉的舞蹈演出念念不忘,因为她在表演时穿的透视装津津乐道,她是完全的真空上阵。惊呆了台下的观众们。不可否认她的身体很美,外表也很美,但都在嘀咕她是在为艺术献身还是脑子缺根筋呢?机十六班的陈静演唱的《夜机》好一段时间仍在学校里久久回荡,陈慧娴的甜美歌声飘过整个技校的上空,激情澎湃的表演们让学校的气氛顿时感觉浓烈起来,欢声笑语中,第二年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

第五节

迈向技校最后一年,这一年学校安排同学们去车间实习,班主任还有一些理论课,还有一门铆工制图课,小米对制图课情有独钟,她喜欢看图就要看到图的另外一面的感觉,有点意思,平时爱好画小画,制图有一点做裁缝的感觉。虽然学校没了初中办黑板报的乐趣,但闲暇小米还是会在书上、本上画各种奇怪的人头、笑脸。就像以前完全讨厌的几何课,技校的数学几何都不是很难,小米反而觉得对数字和几何有了兴趣。

到厂里实习,同学们被分成好几拨,小米和几个同学分到机修车间,完全新奇的体验,除了看工人师傅们工作,其实完全没学到什么东西。也没有老师点名,基本上小米都跟同学偶尔偷懒没去实习,混着度日,很快实习结束,稀里糊涂的完成了穿着迷彩服像幽灵一样晃荡在车间的日子。除了偶尔能看到认识的朋友,打个招呼,聊聊天,实习生的生活真的太糟糕了,还是大家没有真正想学点什么,就这样结束了。

 

 

 

清明节 纪念母亲

不是只在清明节,才来纪念母亲,母亲一直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母亲是个开朗乐观的人,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重情重义。她对舅舅们说过的抱怨的话记在心里。母亲有一年过春节要回峨眉,她老念叨三舅说从来没有吃过北京烤鸭,所以母亲回家前一直催我去买。还有一次,她跟我说你舅舅们说北京那个糖葫芦从来没吃过,我回家前买了一把糖葫芦带着,完成母亲的交代,她是多么欣慰。

后来母亲说他们吃了烤鸭说还没峨眉的卤鸭子好吃,还有那个糖葫芦说瓜酸的。我说是啊,要不然说不买不带最好呢,本来就不是好吃的东西。这就是个心意,你有就行了。只是母亲会觉得做了反而没得到一句好,心里会不舒服。

母亲做什么事都要一丝不苟,特别是养笑笑。我们吃饭的时候,她要抱笑笑,等我们吃完换她,她才吃。不让笑笑有一刻离开人。外婆摔跤了,住院,母亲非常焦急,她很想回家照顾,可她又放不下笑笑,一边天天给舅舅们打电话一边在这头干着急,她怕不回去再也见不到外婆。六舅说姐,别担心,这不是有我们在吗?前思后想后决定让妈妈回老家看看外婆,她也回家休息休息。结果母亲回去没几天就遇到汶川地震,万幸的是峨眉没有事。

2002年的国庆长假,带母亲和哥哥爬八达岭和居庸关长城,人山人海的长城,母亲矫健灵活的身躯,在人堆里钻来钻去,一会儿就爬到了山顶,我们年轻人自愧不如。母亲有时候性格很像小孩子,会耍小脾气。有一次她跟我打电话说在哥嫂家不高兴了,她不喜欢洗碗。我说你不喜欢洗就别洗啊,你这么大年纪能帮就帮,不能帮不要勉强,我说你来北京我是不会让你洗碗的。虽然我自己也特讨厌洗碗,但在家里,我都是主动洗碗,干家务活,不让爸妈动手。母亲听了很高兴,她不是懒,是不喜欢弯腰驼背洗一大堆碗,从小到大,家务活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哥哥、爸爸做的,母亲管的都是大事,拿主意的大事。

不为人父母不懂做父母的艰辛,越是看到自己孩子长大了,才越明白爸妈养育我们的不容易,才越惦记他们。我小时候住山上茶园里,经常只有爷爷在家,母亲去城里赶集,那时候舅舅们做茶叶批发商,收茶叶,母亲就把茶叶卖给舅舅们,顺便在舅舅舅妈家玩会,她很喜欢热闹,喜欢聊天,交朋友,我每次都是在山坡上张望等待母亲,远远的马路上来了一辆车,我都猜母亲会不会坐这辆车回来呢?左等右等,黄昏时分,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母亲回来了,她往山坡上爬,我就大声喊她,高兴坏了,也不是要等她买好吃的回来,就是看到她回来特别兴奋。

有几次,我和母亲背着采好的茶叶去一个叫周山的高山上卖茶,爬得气喘吁吁,爬了至少一个小时才到,母亲卖完茶叶,给我买了长棍子的薄荷糖,记忆中那个薄荷糖的味道太美了。我也忘记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卖茶叶,不去山脚下,我家在海拔不到1000米的山上。母亲心地善良,但又多愁善感。我家自己的茶叶都采不过来,需要请人。我手脚灵巧,能采很多竹叶青茶叶,母亲每次都是让我去帮哥哥的干妈采茶,说她一个70岁老太太眼力不好,也没人帮她,那么多茶叶不采可惜了。所以大热天,我也被当成童工帮人采茶,只要是夏天,我就晒得黑黑的。后来我爷爷去世,哥哥的干妈送礼只送了50块,那是香港回归的一年冬天。母亲说哥哥的干妈太抠门了,当初对她那么好,那份情谊就值50吗?那个年代好像基本上都是给200了。母亲太在乎别人对她如何,尤其是她对得起的人,不是钱的问题,是没在意她,以及她的情。

女儿最像母亲,我很多性格和毛病都随我妈,从小到大,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屈不饶的精神,80年代最苦的日子,母亲让我的童年生活很美好,也激励了我如何做人,喜欢母亲遇大事坦然面对的样子。永远怀念我的母亲。

921

二宝今天顺利转到普通病房了,身上的管子全撤了,就剩给注射退烧或消痛的药了。她很舒服,我早上过去看她,她还在玩自己的奶嘴,看到我也没有哭,很安静。护士说她除了6点发烧了,其他都很好,医生们很高兴,中午转普通病房。
转普通病房意味着她恢复很好,没有什么危险,手术后也没有感染,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有个医生来检查说二宝腿太瘦了,要努力喂奶给她养胖。我说每次才喂40毫升,她总是饿啊,另一个长得很型的Hamish大夫叫我美queen,说会给她增加奶量,他们很满意她的进展。医生们的开心样子比我们还兴奋。连着两个白天来看护二宝的Deric护士是个老头,他很爱说笑,还说去过北京,会说你好,他今天上班跑过来看二宝,说明天再来看一眼她。真是有心啊。
在医院碰到很多面熟的医生护士,她们都会跟我点头微笑,熟悉一点还会问二宝的进展,感觉暖暖的。我们在医院都快住一个月了,感觉住了一年那么漫长,医生和护士自然熟悉了。连楼下的几个餐馆我也吃得腻死了,不想再吃一口。幸好有Emma、小橘子和良哥经常来看我们,给我们做好吃的,真的很感动。
今天下午的护士叫Meredith,她说这是个古老的英国名字。她比较紧张二宝,说有什么你觉得不正常的情况就按emergency的按钮,我说上次我们按了被护士说了一通。她很认真的说I am happy with that, even waste of time but you can do it, no worry. 晚上她和接班的护士说二宝太安静了,她觉得哪不对劲似的。其实我觉得二宝是实在太困了,没空搭理她。她就和接班护士逗了会二宝,可二宝右腿比左腿凉,不知道为啥。
隔壁的小婴儿从下午住进来一直在哭闹,怎么也没settle不了,她一定很难受,医生又给了很多药。她很吵,希望我们二宝能睡个好觉。

920

我一早5点36醒来梳洗完毕直接奔医院,二宝状态不错,护士lisa说她比第一天晚上好很多。没多久医生等她醒了就把助痒管子拔掉了,她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血压正常。医生们非常满意她的情况,恢复得很好,说明天就能转koala普通病房了。

这真是太好了,前些日子的煎熬和折磨,一切都不值得一提,现在二宝虽然躺在病床,还没有喝奶,但她非常舒服,不再出汗,不再心跳急促,脸色也好很多。我们真是太开心了,她真是个坚强的宝宝,长大一定有出息。

没把这事告诉我爸爸等亲人,是怕他们担心,毕竟是动手术,虽然是小手术,但也开刀了。孩子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慢慢恢复健康,希望她很快能自己喝很多奶,长得壮壮的。我们做父母的就放心了。

好在大宝很健康,她也很懂事,跟爷爷奶奶一起挺好的,爷爷奶奶给她照顾得非常好。她唯一concern的就是什么时候可以玩ipad。这段时间少不了好朋友们的精神和行动支持,让我们能够挺过来。教会的朋友们都替我祷告,祈求神的医治。神真的显灵医治了二宝,使她有现在的好状态,希望宝宝快快好起来,恢复健康。

918

从二宝转到普通病房开始我就没时间写blog了。她在普通病房呆的很好,一直没有发烧感冒。我每天都在紧张中度过,怕她发烧,那手术又得推迟。今天我们二宝总算等到了手术,igo医生平静如水的言谈让人完全信任。

我在煎熬的度过每一天,等待二宝手术的通知。感谢上帝,终于轮到二宝了。一切都很顺利,igo医生的团队一早六点就来看宝宝,给她检查,然后准时推她去手术室。看到她被推走,我的心揪着疼,眼泪汪汪。她爹刚好在走廊碰到孩子,迈克医生问他要不要给孩子一个kiss,他说还是不要了,他很心疼。

这五个小时,我们紧张,睡不着,不愿意想这件事。我的脑子里很空,我进城去逛逛街,让自己能够轻松些。实践证明逛街是女人天生排忧解压的好方式。我给俩孩子买了一堆小衣服,给自己也添了几件。看到老公发来短信说:手术顺利完成,不接电话的是猪。掩饰不住他开心的表情。

igo医生说孩子的心脏功能很好,只是动脉导管关闭不上,洞很大,二尖瓣不需要修复,动脉导管关上后二尖瓣自然好了。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不动心脏是万幸的。二宝被开了刀,就像无数把刀一样在我心头割着疼。

手术很成功,二宝除了做手术时发烧外,回PICU还有些瘀血和组织液体从胸腔流出。她身上插了很多管子,还好,我搜过很多做手术后的图片,所以看到她的一刹那,我没有被吓坏吓晕。她平安就好,特护病房的护士都很利索,给我解释每一根管子的用途,专业。主刀医生团队还过来看了好几次。不幸中的万幸,二宝被修好了。祝福她快快恢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