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 我做主 8

第八章 千禧年的大蛋糕

渐渐习惯新的宿舍,虽然离语言大学越来越远,但还是在石油大院里。大院有食堂,游泳馆,篮球场,保龄球馆,衣食住行都很齐全。我偶尔也会跟同学去科技大学食堂吃饭,去科技大学打篮球。科技大学学生真多,每当开饭的时间,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涌进宽阔的食堂,那个场面也相当壮观。

我最心爱的黄色自行车,我每天都骑着它穿行在学校和宿舍之间,有时也跟何静、李美玲、姜梦瑶等骑车去五道口服装市场去淘衣服,每当买了新衣服,我都要吃一阵泡面,因为一件衣服至少50元,是我差不多一周的生活费了。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受不了物质的诱惑,还会节食去买点新衣服和用品,我偶然买了个灰色斜挎包,还淘到一只戴棕色帽子的猴子玩偶,我喜欢极了,挂在挎包带上,斜挎着挎包,不时摸着顽皮的猴子腿,骑着单车,感觉它是我的一个特别的朋友。

有一天我走在学校西门路上,越走越冷,风开始吹起来,天下起了小雪,雪花落在头上身上,手上,脸上,瞬间融化,我薄薄的灰色呢子外套里面穿着妈妈织的白色毛衣,根本不挡风,感觉寒冷刺骨,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正好路过自动提款机,我一看卡里还有105元,我取了出来,骑车去五道口服装市场上买了件天蓝色羽绒服,花了80元,瞬间觉得好幸福,好温暖。那种感觉永远都不会忘记。

大部分学生都跟我差不多的情况,外地学生家里条件也一般,家长给的生活费就那么点,想买衣服和用品就得从生活费里抠出来。尽管我省吃俭用,但还是很拮据,总是没钱花的感觉,想吃份食堂的小炒肉也是一种奢侈。未来的道路是曲折的,但过程是漫长的,每经历一件事也成了我一时难忘的回忆。就像和孙宇开学那段经历的,一辈子也难以忘怀,也是根难拔掉的草,有个东西在胸口,说不出的感觉。

过圣诞节之前,小胖让我陪他去新街口买礼物送给季丽丽,是一个很漂亮的玻璃球,里面有白色的雪花和白雪公主,还有圣诞音乐,我帮他挑选的,也陪着他去把礼物送给季丽丽,但季丽丽说不要,他就拿着礼物摔碎在宿舍楼墙边一片稀泥地上,遭拒绝后满脸通红,很生气的走了。很快几天就是元旦了,2000年就要到来了,千禧年来临是件令人兴奋的大事,所有人都想赶快跟1999说再见,而对未来充满期待,满怀激情。宿舍里的同学们也欣喜若狂,热闹非凡,我们读书还是老样子,李江天天像磁铁一样跟着王芳,混在我们宿舍,我早已把他当成透明人。他调侃我,我高兴就回他两句,不高兴就出门去了。

有一次,我在写字桌干什么,无意中看到大姐扔在书桌上的一张信纸,我出于好奇,大概看了前几行,好像是她的新疆男朋友给她写的。我说实话真记不得写的是什么,但她好像很在意,非要把李海霞叫出去,单独跟我聊这事。我说真没有看到什么,只是好奇谁给她写信。她觉得什么隐私被我发现之类的,其实她男友才是个透明人,我都不知道有这人存在。她哭了,把跟男友的事情告诉我了,好像不是很顺利,男友跟她说分手。她们有问题,她才来北京读书散心的。我没有那么关心她的私事,一切都是她自己跟我倾诉,讲了很多她的故事。我也没对任何人说起过。我跟很多人很熟,但真正知心的朋友,当时大概只有大姐一个。没有什么人能值得我去说三道四和去讲别人的生活。

自从和孙宇形同陌路之后,我们班上的几个男同学也全都在谈恋爱,我不再跟他们有过多的联系,见的最多的还是在篮球场上碰到的陈甜couple和周海泉等。偶尔会有石油大学里的研究生也会打打篮球,但我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还记得有一个叫任波的老乡也是研究生,在宿舍过道偶然碰到会用四川话热情的打个招呼。我的生活仅此而已,学校里,教室、图书馆、食堂、篮球场、乒乓球台、宿舍、石油大院。就这样。

期待已久的元旦节晚会,不知道是谁给我们弄了票,我们宿舍的同学除了有约会的王芳,我们都去了晚会。我和陈丽换衣服穿,我给她打扮,我穿了她的红色毛衣,把头发梳得光亮亮,化了妆,个个看起来神采奕奕,精神抖擞,气质优雅,面带迷人的微笑,一起脚踏单车兴冲冲的、早早的就去了学校留学生食堂,班主任老师领我们进门,我们观看了各个系的表演。

开party,大狂欢的夜晚,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恰合时宜的快乐音乐,连续两个小时,然后是自由舞蹈,整个食堂变成一个大迪斯科舞厅,轰隆隆的迪斯克音乐,在场的学生每一个都开心的笑着,扭着屁股,点着脑袋,甩着头发,跟着音乐节奏晃动着不太笨重的身体,我和陈丽、李海霞、张丽萍、李美玲、王远、陈珠珊、钟欣欣等人一起合了影。

好开心的夜晚,好像那是到北京后第一次那么彻底的开心,好像要跟一切不快乐的日子就此做个了断,我和同学们真的很放松,在我的带领下,她们也玩得很high,学习的压力和生活的种种都抛到脑后,享受此刻的自己,尽情释放自己压抑的心情,尽管心也是激烈的扑通扑通的跳,让所有不快都滚远一点,从今以后要坚持自己,努力奋斗,有这么多同学,我一点也不孤独,只是讲知心话的人没有两个,我只能把很多东西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过,反反复复地推敲。

最后的时刻到了,所有人一起从10倒数,随着钟声响起,2000年来了,我们一起大喊,歇斯底里的呐喊着,happy new year! 突然主持人说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所有人一起分享新千年的蛋糕,一片片尖叫声此起彼伏,有很多个厨师推着一个超级大的长方形蛋糕出来,所有人都自动让出位置,从没有看过如此巨大的蛋糕,大家一时都没缓过劲来。

主持人让大家有秩序的去拿盘子和刀叉,一起分享这块蛋糕。一开始还是有点秩序的排队,但人太多了,很多人按耐不住,瞬间变成抢盘子、刀叉,抢蛋糕的局面,由于我长胳膊长腿,我迅速抢了好几个盘子给同屋的同学陈丽、李海霞,张丽萍等,帮她们抢了刀子切蛋糕,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有用,关键时刻能照顾别人。陈丽说有美琴的长手就是好,别人挤还没挤过去,我已把手伸向盘子和刀子。吃到蛋糕后,大家笑得更放肆了,好像这块蛋糕是长这么大吃到的最甜最美的蛋糕一样,吃着吃着不知道为什么留学生同学开始在抹蛋糕在同学们脸上做恶作剧,我也被抹了一鼻子白白的奶油,大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情绪更加热烈起来,转身把剩下的切得乱七八糟的蛋糕抓一把抹在身边同学的脸上,然后看着别人一脸无辜的表情说一声“Happy new year!”

就这么无比开心的度过了90年代的最后一天,然后迎来了新千年,希望新的一年不要那么暗淡无光,快乐一点。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