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 我做主 9

第九章 回家

过了元旦晚会,还有半个月是期末考试。大家都比较紧张,混了这么几个月是该给父母一个交代的时候了。我还是早上六点起床,梳洗完后骑着单车和张丽萍去图书馆占了位置,然后去中国学生食堂吃早饭,馒头,白粥和咸菜。学校有众多外国学生,所以有好几个留学生食堂,也有几个中国学生食堂。留学生食堂的菜偏外国人口味,松鼠桂鱼、宫保鸡丁、咕咾肉等。我们都是每天换着各个食堂吃,尽量不让自己吃腻同一个食堂的菜。

我们的口语老师是个小老太太,她很摩登,她说学口语就是要记下来人家怎么说,标准英语怎么说,听多一点,练习多一点就变成自己的了。我很受益良多。听力课,每堂课都是新的内容,在听力教室,大家戴上耳机听,有各种练习题。我从一开始什么也听不懂的到逐渐听得懂七成,就是词汇量太少,很多词不知道。我的同学胡婷跟几个同学是要准备出国留学的,她们每天都在听英语BBC广播,随时都戴着随身听。她说我的英语口音很像一个中国播音员的英语发音,我说怎么可能。胡婷一头刘胡兰似的短发,学习努力,一头扎在学习上。

我同学孙已茵帮我拿来一封信,说是找了好久找到我的。我一看收件人是“宋美芹”,发件地址怀柔某军队。想起坐火车来北京读书那天认识的兵哥哥冯恩礼。原来他一到部队就写信给我了,这信到了英语本科班,辗转总算到了我的手里。他在我考完试时来北语看望我,居然去北语成教学院,然后打听我们宿舍,跑到我们宿舍来了。我回信没有告诉他我们住石油大院。冯恩礼买了一些水果,然后带着一台相机,说请我去天安门广场看澳门回归的庆祝。我穿着蓝色羽绒服,灰色休闲裤,拿着澳门的绿色旗帜和中国国旗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一一转了一个遍。冯恩礼第一次去天安门,他的梦想得以成真。

临时抱佛脚的时候,大家还是很努力。考试不算很难,但也很伤脑筋。考完一身轻松,我和何静早早就去订火车票回峨眉。但西门口的火车票定购点不算太给力,好不容易给我们买了两张硬座票还是最慢的列车2631次列车,连快车都不是,需要坐36个小时才能到成都。由于期末了,我们也没什么钱,没法去买高价票。一票难求,我们算是头一次感受到春运。

放假了,宿舍里能回老家的全走了。我和何静背着包,拎着行李箱,挤上375路公交车到西直门换公交车到西客站,西客站里密密麻麻全是人,好不容易找到2631的候车室,我和何静找了个位置坐下休息。等了不知多久喇叭里传来2631次列车上车的通知,我们随着排队的队伍慢慢上站台,登上了绿色铁皮列车。我和何静的位置靠两节车厢中间,中间还有卫生间。过道和车厢连接处都站满了人,没有位置的看上去是去北京打工的民工,穿着很久没洗的衣服,脸上胡茬子凹凸不平,油渍渍的。站在我们位置旁边的民工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那味道像醋味也像衣服上汗渍干了后回潮的感觉。有的民工站久了把行李包放在地上,坐在上面。有一个靠在车厢门边的老头子,用水果刀削着苹果,苹果皮没有断裂,他一脸专注的样子,何静说这个老头爱情一定很美满,不是说削苹果皮不掉的人爱情最幸福吗?

坐了两天一夜的硬座,翻过了河北陕西进入四川,熬过了36个小时,屁股坐酸的时候就让站着的民工坐一会儿。拖着疲惫不堪的样子终于到成都了,我和何静发誓再也不坐这个跟蜗牛一样慢的破车了,挤在一堆民工中,感觉自己也身上一种酸臭气味,很难受。只能安慰自己说先吃点苦以后才知道努力奋斗。何静坐车去刘馨蕊家了,刚开学时那个都江堰的胖胖高高的女孩。我们分别后我坐车去石羊汽车站坐巴士回峨眉了。
回到家里后,爸爸妈妈特别高兴,几个月没见,说我长高长胖了,说北方的饮食真好。在家享受了几天父母的温暖,和老朋友们聚聚,然后我去乐山找我的闺蜜娟娟,她交了个男朋友,她家开了个火锅店。记忆中的朋友们,见到的都还是老样子,心情很复杂,难以形容。重回故土,感觉一切都很棒,亲人朋友,故乡的味道深深的印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同单位的其他同龄人,我觉得他们看我的眼光跟以前不一样,有羡慕也有不解。因为他们在厂里等着分配了工作,而我却一天班没上,办着停薪深造,每个月厂里还给我发200元的补助。
匆匆忙忙去了何静家玩了两天,还跟她们爸妈一起吃了饭,我就自己先买了火车票回北京了。和爸妈依依不舍,他们充满希望的眼神,好像在告诉我说你只能更努力不许回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