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的小世界

一晃笑笑已经上了快5个月的幼儿园了,这5个月过的可真快呀。

笑笑的变化很大,从一开始哭着上幼儿园到现在每天都很积极的想去幼儿园,这个变化不超过两个星期,她的适应能力超强。

幼儿园一天给小朋友准备三顿饭,早上去吃早饭,课间休息加餐一次,午餐后午睡,然后是放学前的晚餐。上幼儿园的时候,大人还是较省心的,每天不用担心孩子的饮食。

我11月中旬去印度出差开会,走的那天,笑笑就病了,呕吐,拉肚子。她得了急性肠胃炎,笑笑的外公和几个老人去幼儿园找园长。幼儿园老师很怕是孩子吃了什么东西才得病而要承担责任,派了两个老师跟笑笑爸爸去医院检查,学校付了医药和检查费用。笑笑不能吃喝,把外公吓坏了,赶紧给我打电话说的笑笑非常严重,笑笑的爸爸不给药吃。把我给担心的半死,立即决定改机票回京。在听了笑笑爸爸诉说情况后,决定提早一天回家。

笑笑体制不错,上幼儿园一共发了两次烧,第一次是9月,刚去没一个星期就病了,第二次发烧在家也就休息了两天就去幼儿园了,加上急性肠胃炎,一共得了三次病。出勤率是班上最高的孩子。12月的出勤率是接近每天都去。

现在的笑笑有时很调皮,故意跟爸爸妈妈作对。在家基本不穿鞋子,有时不穿裤子光屁股玩。她还超级喜欢穿裙子,笑笑的干妈给买了好几条裙子,她上幼儿园前就会吵着要穿裙子。笑笑特别喜欢白雪公主,想穿得像白雪公主一样漂亮。她有时还会要求穿喜欢的衣服和鞋子,上幼儿园前要在书包里放玩具或者水果。

为了培养笑笑有个好习惯,笑笑爸爸买了冰箱贴,作为笑笑表现好得到的奖章。每天如果不犯错误,乖乖吃饭睡觉,第二天早上就给一个奖章,笑笑得到5个奖章就可以要求去游乐场玩。笑笑可以自己支配奖章,拿奖章换取她想得到的东西。比如笑笑有时偷懒,不愿意收拾自己的玩具,把玩具整理好,她让爸爸妈妈帮忙收拾,需要拿一个奖章换。如果调皮犯了错误,那当天就不会有奖章。这个办法对于笑笑很管用,她觉得努力得到奖章是很高的荣誉,也懂得珍惜。

笑笑越来越能听懂爸爸妈妈的教导,也非常懂得谦让。有一天爸爸为了奖励妈妈买了一盒美国大樱桃,笑笑非常喜欢吃,还剩最后一颗时,笑笑拿起来舔了一下,马上递到妈妈面前说,“妈妈,你吃吧。我只舔了一下,你看我懂事吧?”

笑笑很会拿爸爸妈妈教训的话来教训大人。所以我们平时都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笑笑会模仿,也会拿我们说过的话来反驳。

我们也教笑笑说话要算数,说到做到很了不起。

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时间过的太快了。

青春幻想曲-第八章 出游

何青青的怨气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当秋波和勇强都去打乒乓球的时候,正当是青青被攻擂,青青会发出最狠的球,让秋波根本接不住。

秋波也不知自己为啥得罪何青青,他只能把火告诉小洁和秋水。

下学的路上,小洁跟青青说,“昨晚去秋波家了。”

青青说,“知道,我看见你去。”

小洁说,“我们三个人一起玩长牌来着,还说起你。”

青青不以为然说,“说我什么?”

小洁淡淡的,说,“秋家兄弟都很莫名其妙,你怎么突然不去玩了,还对秋波态度很恶劣。”

青青说,“我没有啊,我脾气就这样,大家都知道的。”

小洁又说,”我们昨晚谈心事了,秋波他喜欢的人是你。”

青青很惊讶,“这不可能,秋波不是喜欢雯雯吗?”虽然青青心里很清楚,秋波对自己的态度跟别人有所不同,但她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小洁说,“秋波说当雯雯是妹妹。不管怎么说,我们几个都是朋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说出来。你是不是也喜欢秋波?”

青青马上说,“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不喜欢他。”回答的很果断和决绝。

小洁说,“既然你不喜欢他,就别老躲着他,大家还是跟以前一样玩,不行吗?”

青青明白,小洁是又来做和事佬。但青青很固执,她说不的事情,一般很难改变。

其实青青听到小洁告诉自己秋波喜欢自己的话,藏着的心又像小兔子一样乱蹦。她更愿意亲耳听到秋波告诉自己,或者说青青在期待秋波会向她表白心声。

青青家楼下的小芳很喜欢缠着小洁、青青、秋波、秋水一起玩。小芳比大家都稍小,她是个热情大方的女孩,经常邀大家一起玩。

这一天,小芳过14岁生日,她的父母给她买了生日蛋糕,她邀请小洁,青青,秋波,秋水一起出游。

小芳拿着相机,出门就跟青青,小洁拍个不停。

青青和秋波还是不说话,秋波帮小芳拿着蛋糕和野餐的食品,走在最后。青青和小芳在前面异常兴奋。她们要去野餐的地方是当地一个部队驻扎的山沟,风景很好。小芳是兴奋这么几个大哥哥大姐姐陪自己过生日,青青是兴奋又可以路过那个神秘的军营,去那个美丽的小山沟。

从那个部队的马路到小山沟还要走很远,爬很久的山,一伙人碰到一辆上山拉练的军卡,军哥哥好心让几个年轻人搭车上山。

小河沟的路并不好走,小芳和青青在前面很顺利的过河沟,小洁走得比较吃力,秋波忙过去牵小洁过河。

青青看在眼里,一行人到达目的地,青青和小芳在互相拍照。秋波一路都不苟言笑,青青很不喜欢秋波摆酷的样子。

这个河沟两岸都是树,郁郁葱葱的树林,河里的石头大大小小零零落落,大石头上还有绿色的青苔,河水清澈见底,水流的声音很轻却响彻山谷。偶尔有几只鸟儿在树林上空飞翔,叽叽喳喳像是在告诉大家午餐时刻到了。

大家分完小芳的生日蛋糕,享用完丰富的午餐,开始各自寻找各自的快乐。

秋水坐在远处一块大石头上,聆听寂静。青青跑过去坐在秋水旁边,青青说,“这个地方真是太美了。”

秋水说,“是啊,很喜欢这种安静的山沟,景色幽美,静得让人只听见水流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

秋水和青青各自揣着自己的心思,欣赏着山谷的美景。安静的沉思。

小芳笑得咯咯的声音从附近传来,她跑到秋水和青青前面,说,“你们跑这儿来坐着啊,真会找地方,来,我给你们拍张合影吧。”

青青和秋水随小芳回到据点,秋波呆呆的坐在大平坦石块上,摆弄小石子儿,把小石头抛向小河池里,溅起一串串浪花。青青发现秋波跟平时的性情完全不同,不怎么说话,小芳和青青的笑话也提不起他的精神。

青青和小芳悄悄嘀咕,是不是秋波思念雯雯,小芳没有邀请雯雯一起来玩。

小芳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什么都懂,她属于早熟的女孩。她让大家站在一起拍照纪念,合影后,她又特别要求秋波和青青拍一张。“秋波,你别黑着张脸了,好像谁欠你似的,跟青青拍个照吧。”

秋波也不推迟,青青也微笑着不拒绝。青青坐在石头上不动,小芳指挥着秋波站在青青的旁边。

玩了大半天,几个年轻人从另外一条山路下山。由于雨后的路面湿滑,青青和小洁一连滑了几跤。秋波一路上也无所表情,只是对小洁关心备至,很是照顾小洁。青青觉得自己不需要人照顾,从小在山上长大,多艰险的路都走过,她是个要强的女孩。

秋波的表现让青青也琢磨不透,青青不明白为什么秋波一副不爱理人的模样,出去玩本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而秋波却显得心事重重,他不爱去可以不答应小芳。

在回家的路上,青青也主动找话题跟秋波说话,但秋波也只是很敷衍。青青被气得牙痒痒,决定再也不搭理秋波了。

青葱岁月

最近闲下来的时候,跟大学同学聊天,聊到一个个同学的时候,思绪飞到12年前的那段大学时光。让人感叹人生的短暂,一辈子能有几个10年呢?

大部分有联系的同学都一一出国了,有些出国已经回来发展,有些仍然还在国外。班上女同学很多,嫁给外国人的好几个,晓晴和海霞都嫁给了韩国人,佳应该是嫁给日本人了,晨光在日本很多年应该娶的也是日本女孩,小孙和珠珊都嫁给美国人并居住在美国,红梅嫁给英国人了,丽丽在英国,丽君从澳洲归来在学校出国留学服务中心当总经理,小潘从德国回到杭州开了西餐厅,据说他娶的是韩国女孩,远嫁菲律宾的秀菊,嫁给台湾人的秀秀。还有一些没有联系的,去加拿大的胡婷,还有几个女同学。大学开学没多久就去新西兰的男同学。

在国内有联系的小孟,昨天联系听说过完年要自己开个旅行社,刚从广西回来。彦最近没有联系,不知是否有新的变化。黄冈在杭州开了几家洗衣店,这是他上学时候的梦想。睿雯也回老家杭州附近结婚,在国家机关做公务员,现在计划要孩子。佩双一直有联系,孩子也3岁多上幼儿园了。芳嫁给大学男朋友回西安做官太太享清福了。丽嫁给大学男朋友,现在也有个乖巧的儿子,回石家庄在统计局上班,也很幸福。小李和小芳一直谈恋爱到结婚生女,大家都非常幸福!

大学的时光,大家都忙忙碌碌,准备出国的同学,准备工作的同学,八卦的同学,谈恋爱的同学,混着的同学。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拼命做自己的事情,过着阳光灿烂的日子。节假日结伴骑车去香山,从没有路的树林爬到山顶,一起大喊,一起暸望远处的北京城。50年大庆前去天安门广场等着看第二天清晨升国旗,在地下通道取暖,在大厦的大门前,大家围在一起讲故事,打牌,混时间。参加大学生运动会,参加学校体育比赛,为了班级的荣誉感,同学们紧紧的团结在一起。组织院里的节日庆祝活动,在1999年的最后一天晚上穿得漂漂亮亮去学校第1食堂参加学校庆祝元旦活动,大家围着10米长的蛋糕,抢蛋糕,看表演,跳舞,狂欢……

早上一早就去图书馆占位置,然后去食堂吃早餐,上课,有些课枯燥而乏味,忍受着外教的挑三拣四。一起逃课去五道口服装市场逛街,去清华的荷塘月色,欣赏雨中的荷塘。几个同学偷偷跑到清华的一个小山坡,荡秋千。去清华和北大的食堂吃饭,吃遍高校食堂的美食。

大学时光,虽然大家看上去都不富裕,生活都很节俭,上学也很辛苦,但每天都过的充实和开心。每个同学的理想都不同,都朝着自己的奋斗目标努力。

现在很多同学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有些超出了梦想,大学这个平台给大家更多的是经历这段时光,领悟这段生活,让往后会时刻忆起从前,虽然那个时候大家都过着普通,平凡,不知未来在何方的生活,但大家却信心十足,一步步去实现梦想生活。

我为我的同学们骄傲,也为自己骄傲。不管是打工还是创业,我们都充满自信,相信自己的未来会更美好!

期待今年7月的同学会,是该重聚的时候了。同学们加油!幸福属于我们!

青春畅想曲-第七章 躲猫猫游戏

青青躲着秋波,也有意不见秋波。

小洁充当和事佬,问青青,“秋波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总不搭理他呢?”

青青说,“没有得罪我,我只是觉得不喜欢去他家,我讨厌他。”

不管小洁怎么寻根问底,青青就是不说实话。

青青的爸妈经常回老家山上照顾青青的爷爷,青青家的门很容易被走廊的风吹一下就锁住。青青就是粗心大意忘记把门锁设置成安全状态,又没带钥匙刚出门,家里的门被死死的锁住了。这下可急坏青青了,她脑袋一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哥哥也不在,爸妈也不在,只有她自己在,却没有钥匙。

小洁也来帮青青想办法,这时,秋波也跑过来帮忙。秋波问青青的钥匙放在哪了?青青指着电视柜旁边,从窗外可以看到钥匙就在电视柜面上,可窗户锁住了。秋波让青青选择是敲碎玻璃,拿钥匙,还是等爸妈回来。青青果断的选择了前者。秋波找来一块砖头,很麻利的敲碎其中一小块玻璃,拿起一根晾衣杆勾出钥匙,青青把门打开了,赶紧拿张凳子挡在门前。满地的玻璃碎渣需要清理,小洁在帮青青扫。秋波说第二天去帮青青买玻璃回来装上。

青青心里很暖和,因为秋波的热情帮忙。她心里非常感激秋波,跟秋波说,“今天的事,真是太麻烦你了,明天再麻烦帮我买玻璃装上吧。谢谢你了。”

秋波笑嘻嘻的说道,“没关系,举手之劳,明天我就帮你买玻璃,帮你装上。保证让你爸妈回来看不出来有任何变化。”

这天晚上青青怎么也睡不着,这个秋波为什么那么热情的帮自己呢?他不是特别照顾隔壁的雯雯吗?真是搞不懂。

青青决定不管怎么样不能对秋波那么冷淡,人家其实挺愿意帮忙,也帮过自己不少忙。她又开始和小洁等去秋波家玩耍,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玩牌,输掉的人去买瓜子儿大家磕。

青青也适时带好吃的去秋家,青青的爸爸喜欢炸一些干果,很香的果子,青青就会装一小盘端到秋家。

青青的家乡在夏天是个雨季,经常在周末下雨。下雨的天气,小洁和勇强很少到秋家。而青青就很容易,因为不需要出楼,不需要雨伞。

青青看到秋波家的一个窗帘破了洞,自告奋勇回家拿起针线帮忙缝好。缝好针线的青青很满意的拿给秋波看,秋波在厨房做饭,秋波家的厨房有种特别的香味,是一种特色豆瓣酱的味道。青青很喜欢闻那个味道,她站在出门门口,秋波在水池洗手转身,他被吓一跳,说:”青青你长个了。“然后又说,”我要是有邵兵那么高就好了。“

青青不明白秋波说的什么意思,说:“你家的窗帘被我补好了,看看我的手工如何?”

青春期的青青,其实还未发育完全,她有时也听不懂别人说的话,更是反应比小洁等人迟钝一些。

秋波参加了班上的舞蹈组合,学校的联欢晚会,秋波班级的同学自编自导了霹雳舞,当时最流行的舞蹈。

秋波得意洋洋的秀给朋友们看,引得勇强和秋水哈哈大笑,小洁也脸红如抹了胭脂。青青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笑,秋波的动作还是很标准啊。

青青问,“为什么你们要大笑?有什么好笑的呀?”

秋波的脸不知道是跳舞突然红了,还是如何,说,“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动作。”说完又重新做了刚才的舞蹈动作。

青青似懂非懂的,勇强急了,说,“青青你怎么这么笨,这个动作很色情…”

青青闹过很多笑话,听秋波家老式收音机里放出的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她问众人,“什么是偏偏黑风你?”

小洁跟青青聊天,说:“青青你太单纯了,有时傻得可爱。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秋波说喜欢有女人味的女孩,不喜欢性格粗暴的男人婆脾气。你的性格就很像男孩子,有时有点倔。”

青青说,“我就是这样子的,我就是不会温柔。”

青青又生气了,她又连续几天不去秋家路面,也故意躲着大家。

秋波也闹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又得罪青青了。

有个节日,好朋友都来秋家庆祝,秋波还特意买了好酒好菜,让小洁去邀请青青,青青没给小洁好脸色,说自己不去。没过一会儿,秋波亲自跑过来邀请青青,秋波说,“青青,我们今天一起庆祝一下,你也过来吧。”青青特别倔,她说,“我不过去了,我都吃过了。”秋波觉得青青非常不给面子,头也没回的跑回去了。

秋家传来的大家的笑声,青青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但自己都拒绝人家邀请,可不能这么没有气节。说不去就不要去。

秋波有时脸上也很无光采,紧锁着眉骨。青青躲在窗帘下能看到秋波的表情。青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秋波不高兴,但自己更不愿去知道,去打探。

青青回想起和秋波一起玩耍时的美好,一群年轻人都是开开心心的度过每天。自己为什么莫名的就会发脾气,尤其是发秋波的脾气,故意不理秋波。

在学校,青青也会非常在意秋波的出现,青青尽力表现得很开心和若无其事。

让青青不高兴的一些原因,青青也不想去整理清楚,但她很在意秋波处处让着雯雯,帮雯雯复习指导功课。而且青青不知道雯雯的班长的由来是否跟秋波有关。

学校团支部的史老师跟秋波关系很好,史老师的老婆正好是雯雯班的班主任。雯雯是刚刚和秋水一起考入中专,应该说是在秋水的帮助下考上中专。考试的时候,秋水帮了雯雯很大的忙。雯雯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她的爸妈很担心她考不上中专,秋水一家的精心帮助,让雯雯轻松的考中,还当上了班长。

青青不太服气,雯雯学习成绩和为人处事,青青觉得不够成熟,也不是最优秀的,她怎么会当上班长呢?

造化弄人,雯雯更理所当然的和秋波打得火热,每次青青等人在秋家玩的时候,雯雯都会去叫秋波出去一下。

青青看到雯雯和秋波笑呵呵的说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估计这就是吃醋吧。

青春畅想曲-第六章 变调的友谊

秋水和勇强加入这个集体后,几个年轻人的生活又有了新变化。秋水也有好朋友经常到家里来玩,勇强住在虎山包山顶的,每天饭后都到秋家报道。几个年轻人玩扑克牌,拱猪和升级是最流行的游戏,没有赌钱,但仍然玩得兴高采烈。有时为了一轮牌的输赢,都会争吵得面红耳赤,比输赢钱还来劲。

秋水和勇强喜欢运动,秋波不太喜欢运动。秋水在学校没有哥哥那么活跃,但表现也很优秀,健康爽朗。勇强比几位都稍大一点点,处处表现出自己比大家成熟,喜欢踢足球,参加了学校足球队,跑步的速度很快。

几个年轻人会经常诉说衷肠,也会饭后去家附近的中学校园里散步。青青渐渐很少去秋家玩,她每天饭后都跟朋友在学校里打球,有几个经常一起玩乒乓球,羽毛球和篮球的女朋友。跟青青一起玩的几个女孩都是秋波那一届的同学,其中有几个也是秋波班上的。她们住虎山包别的楼,饭后都会在青青家楼下的路上叫青青。

青青不太喜欢憋在屋子里,她喜欢去宽敞的校园里运动,尽情舒展自己。每天的练球,青青的乒乓球技,篮球球技都有所进步。青青记得刚上初三时,她上体育课,老师教篮球投篮,她从两分线都投不到篮板。而经过每天的练习,她已经可以投入3分球,投篮姿势也越发标准,有模有样。

青青喜欢看各种球类比赛,学着那些运动员,自己也开始锻炼身体。青青和勇强、秋水约好每天早上去跑步,跑完步会练习打球。清晨的世界是与众不同的,青青发现清晨的校园更加让人能释放能量,她围绕着学校的操场跑圈,偶尔也会和勇强等人一起踢足球,她学着踢球,锻炼自己的脚力和协调能力。

有一次雨后的清晨,青青和勇强等人在踢球,练习传球,突然,青青被飞过来的足球给砸中,雨后的操场地还有点潮湿,青青滑了一个大跟头,膝盖破了。勇强和伙伴都来慰问青青,青青只能自认倒霉,觉得自己笨,不适合踢足球。往后的日子,青青的膝盖愈合,但留下了个难看的疤痕,她有点怨气,觉得足球跟自己没缘分,打算只练习其他的球类。

小洁问青青为什么最近都不去秋家玩,小洁说不喜欢闷在屋子里,喜欢运动,喜欢打球。小洁继续跟秋水秋波还有勇强一起玩扑克牌,她虽然文静,但更喜欢热闹的地方。

秋波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为什么青青很排斥去秋家玩,见面也是很官方的打个招呼。和之前的青青完全不同,之前的青青都是嘻嘻哈哈,很乐意跟小洁一起去秋家玩,并且也习惯了和小洁一起去秋家报道。

在秋波的邀请下,青青勉强偶尔会去继续和大家像往常一样玩牌,但青青的内心已经并没最开始的兴致,也不那么热情洋溢了。青青也会和他们去小区附近的田野,河沟边散步。青青希望秋波去玩乒乓球。青青对于秋波的参与,并没有面露喜色,但心里却很高兴。她每天和女朋友们一起玩球的时候就期待秋波能加入其中。

青青把一切都藏在心里,连最好的朋友都猜不透她的心思。

有一天,小洁问青青,“秋波他们问你为什么不去她家玩?”

青青说,“我不喜欢跟他们玩,我喜欢去打球,喜欢运动。”

几个年轻人的友谊也发生了变化,何平有一天跟秋波在走廊上闹着玩,结果把秋波的裤子弄开了线,秋波特别生气。秋波是那种平时怎么玩都行,但不能太过分,他会非常当真。从此秋波不再搭理何平,青青也试着帮何平说好话,但秋波貌似不太领情。

青青记得有一次几个年轻人也在外面玩耍,秋波突然咬了青青的手指。当时青青正指着秋波说着什么,秋波突然的动作,让青青的心跳得更快,比那小兔还快。

青青有意疏远秋波,自己也不太明白究竟秋波哪一点惹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