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您渴了吗?你家的猫咪们还好吗?

在飞机上看《活在当下》这本书,书里有一段内容是讴歌那些为学生呕心沥血,把全身心的爱奉献给教育事业的老师们。我深有感触,尤其是有个山区的老师为了救被困在火灾中的女学生,牺牲了自己,并没有救出自己的女儿。教室里火海里剩下最后两个孩子,老师救走的是学生,而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冲进火海里后,再也没有出来……

我从儿时到大学,都有一些对我人生道路有着重要指点的老师们,至今我仍可以记住他们当初对我的点点滴滴的教育和疼爱以及鼓励。

一下子浮在脑海里的是在北外上学时,班主任胡老师。

新学期开学,胡老师自我介绍,并询问同学们是否有自告奋勇当班长的,全班一阵寂静,没有一个同学回应,等了1分钟,我什么都没想,站起来毛遂自荐。

老师们每天讲课,说很多话,一节课一直在说。看着胡老师有时沙哑的嗓子,真是担心。

我很喜欢胡老师,可能也是有缘,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是好老师,有责任心,把自己所学的知识都无私的教给我们。闲暇她还会聊起她的爱人,她的大学故事,她的同学们,以及她的猫咪们。我喜欢听胡老师像朋友一样跟我们聊天。

有一个冬天我带了两颗橙子,趁老师中午饭时,把橙子放到她的讲台上。下午上课时,胡老师走到讲台,看到硕大一个橙子,很感激的问是谁送的橙子。我这次没有像想当班长那一次一样勇敢的站起来。我是想让胡老师在下课时润润嗓子,提醒她要注意多喝水。

也许胡老师也感觉是我送的橙子,因为她会经常看到我擦黑板,帮她做些工作。知道我对她很关心。

上班后,跟胡老师依然有联系,我们同学组织唱歌,我还拉上胡老师。

有一件事一直困扰胡老师,她家的猫咪生了一窝小猫崽儿,她是把猫咪放在家里养的,四只小猫咪是混血,有一只黑白的小猫咪,她也养不过来了,送出去两只,自己留一只。我表示很愿意养那只黑身子,头顶有个白猫爪印的猫咪,它四条脚丫子都是白的,像穿了一双白色鞋子,非常可爱。

因为我老公就是个特别喜欢猫咪的人,我自从收养了崔西以后,有了养猫的经验和喜爱,很高兴的把小黑猫接回家,我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奥斯丁”。

可惜后来我们工作太忙,奥斯丁太调皮和邋遢,在我枕头,沙发,床上尿尿,我忍受不了他的邋遢,送给一个特别喜欢猫的朋友了。

奥斯丁和崔西完全不同,崔西相当不喜欢洗澡,可奥斯丁洗澡一点不闹,像个小狗狗一样坚强,站在那一动不动。

回想起以前养猫咪时的时候,还真挺怀念。陪伴了我们整整6年的崔西和在我们家三个月的奥斯丁。等以后条件允许,还会让老公接着养猫,笑笑特别喜欢小动物。她能揉捏人家一整天。

胡老师也失去联系了,不知她家的猫咪还在吗?奥斯丁的兄弟姐妹?

六年级班主任,年轻的梁老师

胡老师教完我们5年级后就调到城里去了,虽然我们都非常依依不舍,但也没办法。我一直以为她是对我们失望才调走,因为我们5年级这个班级成绩不是很理想。

夏天,山上飘着山谷里的悠风,太阳晒在皮肤上并不那么火辣,反而风一吹感觉凉爽,舒服。有一天,我家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我哥哥的干妈的儿子张老师,我们叫他二哥,他带了个陌生年轻人来我家坐了会儿。

陌生的男青年,问了我几个很随便的问题,我早已记不起。我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山上的学校有个习俗,就是每学期开学都要在家自己做一把扫把,大扫把,可以扫操场那种。开学报名时带去给老师看,算正式报道了。

初秋,开学第一天,我一早就拿好妈妈帮我扎的大扫把来到学校,跑进以前上课的教室,站在窗户边眼巴巴盼望老师和同学们到学校。

我站在窗户边等了很久,望眼欲穿,终于有个面熟的面孔出现了,我看到那个来过我家的陌生人,他也很惊奇的打量着我,我们谁也没说话。因为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小时候性格有点内向,不太敢跟人说话。

后来报名时,才知道原来这个陌生年轻人是我们新的6年级班主任,教我们的语文课和其他业余课。

他就是我的六年级班主任梁老师,虽然只教了我们一年,两个学期,但他在我的记忆里特别深刻。因为他的教学方法跟胡老师完全不一样,我的语文又有了新的突破。

梁老师高高瘦瘦,是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老师,我们班是他的第一个班级。刚开始全班同学都很害怕梁老师,因为他会生气,有时我们不懂他的问题,全班鸦雀无声,他就能铁青着脸,让大家都害怕的埋下头。

我不太害怕梁老师,因为他教的内容,我都预习一遍,然后牢牢记住他教的知识,尤其是新单词的拼音,声调,我能把一本书的所有单词字写正确,把拼音和声调写正确,好几次测试,我都得了满分。可能梁老师的授课方式,我正好能吃透,所以梁老师对我格外喜欢。如果哪次测试,我没发挥好,得了第二,他就会把我教育一顿,说我疏忽大意之类的。不过每次得第一第二的同学都会得到他的嘉奖,他拿自己的钱给大家买奖品。所以为了荣誉,大家都很积极努力。

因为还要考初中,所以大家非常努力,但梁老师看上去并不满意大家的表现。他要求大家周末到学校补课,他不收取任何补课费。

有时我们没带午饭,他就去小卖部给大家买饼干和零食,而他自己却不舍得吃。

也是梁老师的鼓励,我敢和同学一起跳舞,参加整个乡镇学校的文艺演出。我从幼儿园开始就四肢不协调、五音不全,所以老师很少让我跳舞唱歌参加学校文艺演出。

我们4个女孩的舞蹈曲目是“采蘑菇的小姑娘”,至今这首歌曲我仍能唱下来完整的歌词。梁老师从自己家拿来老式播放机,给大家买了舞曲磁带。要说明一点的是,山上的学校非常贫穷,教室也是漏风的窗户,砖墙也有破旧的窟窿,更别说给大家买教学设备。每学期放假前,都要把所有班级的桌椅集中放到一个教室里存放,然后在桌上刻上自己的名字,等开学再去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找自己的桌子。

山里的孩子上学也很苦,上学路途遥远,我家还好,离学校有2公里左右,我家住山坡上,一片茶园里,每天下山上学,放学爬山回家。山里的路都是泥石路,一下雨,满脚的稀泥,不管你穿多好的鞋子,都会脏的没法看,湿湿的泥土沾满鞋子。我和哥哥最喜欢穿白色回力运动鞋,洗完还会用漂白粉或者粉笔灰涂得白白的,看上去整齐漂亮,帅气。可一下雨我们就舍不得穿出去,因为白鞋全给毁了。所以小时候最渴望妈妈给买双胶靴子,我们叫“水桶靴”。靴子可以把脚脖子护住,所以就不担心裤子和鞋子被泥水侵湿。有些同学离学校5公里,每天6点不到就出门了,回家也摸黑了。

梁老师可怜我们那么辛苦上下学,他鼓励我们一定要多读书,以后离开这个小山村,做个有用的人,改变山村的落后。

我很喜欢写作文,梁老师给我们读一些优秀作文,他鼓励大家多写作。受到启发,我也会偶尔跟着爸爸去城里的书店找练习写作文的书籍。也会缠着爸爸给我买一两本,我回家参考学习。爸爸在一个工厂上班,每个月回家一次,正因为不常见面,所以他才特别疼爱我和哥哥,我们要求买东西的时候,他都尽量满足我们。只要不是太苛刻的要求,他都会让我们高高兴兴的得到满足。

爸爸的工厂效益很好,经常发东西,罐头,香蕉,苹果,梨,食用油,大米,他每次都舍不得吃,一一往家里扛。所以我从小就没断过好吃的东西,和山里小朋友没见过的香蕉苹果。每年假期都会跟着爸爸去他工作的厂里玩一段时间,爸爸骑着他宝贵的凤凰自行车,我坐前面横杠上,哥哥坐在后座上。小时候我们身体娇小,他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把我们驮到工厂。只是爬那几个大坡时,我和哥哥下来跑步跟着他跑,下坡时才坐上自行车。随着我们长大一点后,他感觉有点吃力了,有一次才到外婆家附近的一个弯道时,爸爸累了,说美美你回家吧,我骑着好累。我肯定不答应,盼望着跟爸爸去上班的地方盼望很久了。哭了一鼻子,爸爸又同意一起坐上车。我现在还能记起爸爸的无奈的表情,当时怎么能理解他的辛苦?

我比别的班上同学知道的新鲜词语多,比如外来词“沙发”,“Sofa”,梁老师讲出来,问大家觉得沙发是什么,描述一下这个词。我就能第一回答上来,而别的孩子根本没听过。因为我家就有个红色的沙发,那是爸爸有一年发奖金后,往家搬的第一件除14寸黑白电视外比较像样的家具。我和哥哥成天霸占着这个红色沙发,它是那么柔软舒适,比木头和竹子板凳坐着舒服多了。除了年迈的爷爷不喜欢太软的沙发。

我经常一个人和爷爷在山上住着,我写作的很多灵感都来自于只有我和爷爷在家时,我想象力丰富,有时会想爷爷会不会是个神仙什么的?爷爷会不会一下子去世了?那我该怎么办?山里漆黑一片,会不会有鬼?我经常在夜里看见鬼火,因为家门前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很多座坟墓,我最怕那片树林,怕突然跑出来一个鬼,心里非常害怕。

有一天,梁老师拿着我写的作文在班上朗读,表扬我的想象力极其丰富,并说要拿这篇文章去参赛。他经常给我布置任务,写作的题材,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抒发情感的技巧等等。

从他那里,我学到很多东西,不说话非常严肃的梁老师,瘦得脸上有颧骨的梁老师的模样,我依然能记起他。有一次在舅舅家,我听到爸爸说,美美,你们梁老师来了。我偷偷跑舅舅家楼上藏起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躲,可能是害怕面对梁老师,他当初的教诲,我并没能好好学习,成为他觉得优秀的学生。

上初中后,听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说梁老师脾气变得很不好,经常说起令他得意的我们那一届学生,说我们孺子可教,全都有出息,上初中都担任班上的班干部,个个都那么优秀,让这一届学弟学妹跟我们学学。想想他是寄予我们多少期望,期望我们不令他失望,让他觉得骄傲的学生们。

老师您可好

我记忆中教过我的老师有三个胡老师,启蒙老师胡老师,一直教我到小学五年级,还有初中三年级班主任胡老师,再到大学的胡老师。她们都是我一生中的良师益友,对我影响很深的老师,也是对我倍加呵护的老师。

从调皮捣蛋的幼儿园学前班出来,直接上一年级,我是班里最小的学生,因为我的生日是国庆后,基本上是因为左邻右舍都投诉我太调皮,所以妈妈让我4岁半,不到5岁就去上幼儿园了,其他同学都是比我大一岁。

当我班主任的是胡老师,她是我妈妈的同学,教我的语文课。我在班上是个比较调皮的孩子,经常伙同小伙伴下课跑去河里捞鱼,拿着扑克牌去山坡上玩,午眠课拿着小镜子照别的同学……胡老师从来不批评我,对我没有一句责备的话,但也奇怪,虽然我很调皮,但语文成绩一直在班上都名列前三名,语文底子还是很硬。反而数学一直不好,我根本听不懂数学老师在讲什么,也非常害怕教过我数学的两个男老师,他们是亲兄弟,也是我家的远方亲戚。现在觉得我这个人实在是为了感恩,努力学习语文,不让老师丢脸,而数学却一直没有进步,是因为老师的授课方式,和我不喜欢他们,谁知道呢?初中后的老师教数学,我又没问题,挺愿意学,老师也挺喜欢我。

长大离开家乡后,回老家路上遇见过几次我的启蒙老师胡老师一家人,我替他们付了车费,付过几次。我没有任何可以报答老师的教诲,只能把老师的教诲当作在努力道路上的信念,一直引导着我前行,稳步向前。

其实胡老师特别喜欢我,只是在学校和班级上,她从来不当面表露,对我们几个成绩好的孩子都是一视同仁,没有谁特别受照顾。她非常喜欢女孩,因为自己生得儿子,特别想生个女儿,但政策不允许,她没了机会。后来她领养了个我们宋家族的一个侄女的女儿。那家人生了好几个女孩,超生了。胡老师对这个领养的女儿相当疼爱,当自己亲生的,全家都非常爱这个孩子。不过后来听说这个孩子并没多争气,没给胡老师长脸。胡老师两口子都是老师,儿子也是老师,只有这个女孩没有当成老师。

我听我妈妈说过两次说胡老师经常跟她说,我是她一生最得意的学生,她一直都觉得我长大能有出息,我小时候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自尊心很强。这是我离开家乡到北京上学后,工作后听妈妈讲起。我冥冥之中知道,原来我在胡老师的心目中这么重要,我一定不能让她看错我,我更要努力奋斗,不妄她把青春都奉献给我们那些调皮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