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4岁8个月

每个月的21日,我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因为这一天是笑笑的出生日。

这个月过的很匆忙,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笑笑在看完《BRAVE》迪斯尼电影后突然决定睡自己的卧室了。这部儿童电影讲述的是从小被宠坏的公主在叛逆的时候做了错事,偷偷闯进巫婆的屋子,把巫婆给她的蛋糕给妈妈吃了。然后她的美丽的妈妈就变成了一头大黑熊。她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力量去帮助妈妈变回人身。她也知道自己是多么调皮而不听妈妈的话,总把妈妈说的话当耳旁风,对抗妈妈给她的爱护和生活的安排。强烈推荐这部亲子电影,孩子能从中领悟到些东西。

孩子没有好孩子坏孩子之分。孩子的言行举止都是模仿家长,当然,她也会受环境的影响,比如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笑笑逛超市,自己给自己选了一个小撮箕,说幼儿园老师也有一个,可以自己扫地上,桌上的垃圾很方便。她是觉得那个小撮箕很适合自己用。说明她学会思考了。

最近笑笑思考的东西多了。一天她突然问爸爸,地砖是怎么制作的呀?因为她看到地上的瓷砖是每一片的形状花纹都一样。她很好奇。然后爸爸就给她找科学视频让她看。

有一天我跟笑笑的爸爸感叹,说现在的孩子多幸福阿,什么都有,不缺吃不缺穿,还有ipad玩。我们小时候什么都没有,连游戏都没玩过,电视都是黑白的,还要干农活。笑笑睁着大眼睛问我,妈妈,为什么你小时候那么可怜,没有游戏,电视还是黑白的呀,外公外婆为什么让你干农活呀。表情流露出她觉得外公外婆不疼我。然后说还是我的爸爸妈妈好,我现在比妈妈小时候幸福多了。

家里来了两个阿姨做客,其中一个阿姨很能吃,我跟她调侃说你最近都胖了。她问笑笑,你觉得阿姨胖吗?笑笑很淡定的说,我不知道。呵呵。她倒是不想得罪人呢。

我挖土刨坑种地,笑笑看见后,说妈妈你真棒,你真厉害,我们以后有西红柿和黄瓜吃了,好高兴呀!

昨天笑笑是最后一个被接的小朋友,老师给她好几块饼干。她吃了几块,剩下两块,说要等吃完晚饭给爸爸妈妈一人一块。我说你自己吃呗。她说她已经吃了好几块了,因为她爱爸爸妈妈,所以要留给爸爸妈妈吃。有时她也懂得关心人了。会给爸爸端水,吃水果时也给爸爸拿一份。

笑笑在幼儿园也有很多1-3岁的小朋友,有时会一起玩。以前她不怎么喜欢跟小的玩,遇到喜欢的玩具也不让着小朋友。现在过了8个多月的幼儿园生活,她已经学会让着小朋友了。有一天她跟我聊天说有个小女孩打她额头,她没有还手,告诉她stop。她的好朋友安吉告诉老师了,老师教育那个小朋友不可以打人。后来我问笑笑这个小朋友还打她么?她说不打了,那个小朋友谁也不打了。因为她还小,不懂事。我家来了对面的邻居小女孩玩,把笑笑的玩具扔一地。换以前,她会去阻止,也会把心爱的玩具藏起来。现在,她不这么做了,就看着,然后自己玩,任由小朋友随便玩她的玩具。

我告诉笑笑,奶奶给我们做了漂亮的花裙子,我们的裙子是一样的。她高兴的说那我要给奶奶打个电话谢谢奶奶!奶奶真好!

笑笑越来越讲道理了,她会用商量的语气要东西,也变得爱美了。说不喜欢晒太阳,还问我她晒黑没有,她不想晒黑。我说太白的小朋友会长雀斑,像ginger girl似的,她问什么是ginger girl,让我找图片给她看。还跟我说幼儿园老师每天都给她们抹防晒霜,不出太阳也抹,北京的老师不给抹。我说北京的太阳没澳洲的紫外线强阿。其实她忘记了,北京的幼儿园给抹香香,但不是防晒霜。

似水年华

第一章

90年代初,我和秀、念、萍、春等好友终于背着书包带着天真和无知进入中学一年级。

中学是在一个小山村的乡政府小镇街边。同学们来自不同的几座大山上,最远的同学每天5点过天没亮就得起床,有时到学校还会迟到。迟到的同学会被惩罚放学做清洁工作。

我们几个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大多数同学跟我在一班,念和秀被分到了二班。

老师们全是清一色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青年们。从城里来的青涩老师们给小山村的学校增添了不少活力,带来了新鲜感。

我们的班主任叶子老师的家就在学校沿路的街旁,她的父母开了豆花饭店。叶子老师第一次进我们的教室,她的表情很严肃,新生们都不太敢轻易调皮。她本人很清瘦,总担心一阵风能把她吹走。

我的同桌是个个子矮矮的男同学小孟,其实我当时个子也很矮,所以按照身高排列,我也和小孟一起被安排在第一排。每两周每一纵列会按顺时针换座位,但还是在同一排。

小孟不算调皮捣蛋,也不算勤奋爱学。跟他比,我只是怕老师而不得不装作爱学习,爱回答问题。

霞也是我们一起长大的同学,她在老师要选班干部时勇敢推荐了我,说我画的画特别好。叶子老师没有查证就让我当文娱委员。

没有半点文艺细胞的我带着几个女同学跑到一个废旧的电影院里,准备和大家一起编舞,为儿童节文艺表演准备节目。

叶子老师听说后,放下她的工作,帮我们编排节目,也跟我们一起练习舞蹈。数学老师罗老师帮我物色可以说相声的同学,我选的同学被否决,他说需要口齿清楚的,观众才能听懂。

新学校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同学们无忧无虑的学习和生活。中午饭会在学校买饭,或去街上买小吃。也有学生带饭,然后放在厨房,厨房的厨师会帮大家蒸热。

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很多人会去学校旁边的小河,放风筝,踩水,捉螃蟹,捞鱼,或者找块大石板,躺在上面晒太阳。

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们比较幸福,每天中午可以回家吃饭。小孟也是其中一个,印象中小孟比较腼腆,不是很爱说话,可能跟大家还不是很熟。

帅气、温和的罗老师热情的追求美丽冷艳的叶子老师,叶子老师生病时,罗老师都会自告奋勇帮忙代课。罗老师还提议组织我们班去学校附近一个山坡树林野炊,大家扛着锅碗瓢盆,背着食物,兴高采烈的跟着老师们去野炊。爬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陌生,吃完午餐,大家爬到最高处的凤凰山,从凤凰山的红岩顶可以依稀眺望到我家的那一片茶园。

在大家的好奇中,有些紧张,有些胆怯,有些未知的喜悦中,渐渐的度过了一年级。有三分之一的同学由于种种原因辍学了。

记得小学四年级时,同学们为了劝说一个女同学重返校园,所有人去她家看望她,她的家人很热情,做了可口的饭菜招待大家。只是她却没有被同学们的诚意打动而继续上学。

辍学的同学们,大家也尽量不去谈论他们,那个时代的人还是不愿意多管闲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有一些同学辍学后出去打工,还有些早早开始谈恋爱,准备结婚生子。她们年龄都不大,才12-15岁。虽然有些可惜,但大家都避而不谈别人的私事。

由于不是一个班级,我和秀还有念并没有跟以前一样每天形影不离,只是下课还会去她们的窗户边,看她们上课。念的同桌是利,记得有一次我在趴窗户看念时,念和利在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费口舌。感觉他们吵吵闹闹很有意思。

秀是二班的班长,她还是那样正义,爱憎分明,喜欢组织活动。

第二章

到二年级时,由于两个班级的人数都减少不少,两个班合二为一。我们又同班了。感觉又回到小学,在一起上学,看到老同学很踏实。

合班后,罗老师成了班主任。同学们对罗老师的评价很高,只是我的数学成绩却没有特别提高。我却意外成了学习委员,想想估计罗老师是想鞭策我更加努力学习吧。

班上比以前更热闹了,因为更多的老同学又聚在一起。这样的热闹也让老师头疼,我跟秀班会讨论,要帮老师监督同学们的纪律。

我跟小学时的性格比,又不由自主大胆了一些,以前是偷偷的调皮捣蛋,悄悄的大胆。由于有秀等好朋友的鼓励,我又做起了讨人嫌的工作。有时同学上课讲话,从窃窃私语变成交头接耳的谈话,我会站起来请他们闭嘴,让他们注意课堂纪律。

往往一个班委的警告,同学们不以为然,但几个班委都跳出来制止,课堂纪律会好很多。人也是要面子的。

我一直跟体育沾不上任何关系。虽然最喜欢爬山跑步,因为那是每天的必修课,上山下山对于住山上的孩子来说不足挂齿的被迫运动。

开运动会,我想也参加个田径什么的项目吧。可罗老师没有让我参加任何一项。老师让萍报了跳高,跳远和田径。我很羡慕她能为班级争荣誉。萍帮我跟罗老师要求让我参加运动会,没有被批准。

班上的气氛有些变化,我的发小春和另一个女孩燕渐渐形影不离,她们回家时也相伴一路。以前春每天都是跟我一起放学回家的。她对我的态度也跟以前有所不同。

像某位名人说的那样,我好怕我的好朋友有了自己的好朋友,感觉像失恋了一样。

一系列的变化,每个人都变了。惠老师让我去广播室帮忙做课间操后的播音以及午餐时间的读报工作。我可以逃掉课间广播体操,每天在同学们规规矩矩站在操场上时理直气壮的走出队伍,穿过操场。我想逃开体育老师严厉的批评。

我把大多数时间用在课外活动,跟秀,萍,念等好友一起玩耍上。

我小时候脾气很倔,我跟丽的关系一直不好,相互看对方不顺眼。其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都是性格使然。

处于叛逆期的我干了件很荒唐的事情,我给丽和燕写了批评她们的信。我觉得不算骂,内容大致是指出她们种种劣迹,比如丽不爱卫生,很久不洗澡,身上黑以及我多讨厌她等字眼。还有燕跟谁都暧昧,不好好学习,勾三搭四。

没想到她们把信撕毁还向罗老师告状,说我伤害了她们。我很害怕,但也不知道老师会怎么处理。我站在办公室门口,听见燕在哭,好像她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委屈。

罗老师问她们能否原谅,她们不愿意。我站在办公室,无所畏惧,我告诉老师洪可以作证,我是帮人递信。罗老师没有责备和审讯,也没问信的内容,他可能什么都清楚吧。

其实我可以做得正大光明一点,对她们有意见,可以当面指出,却导演了这个小插曲。可在当时的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因为我所说的是事实。

验证了上面的名人所说,我是觉得好朋友交新朋友,我有如失恋,一时难以释怀。带着种种愤怒和嫉妒,一股脑发泄出来,包括对自己不喜欢的同学。

不知如何,我,念、秀、萍、小孟、利、辉几个人却慢慢熟络起来。很自然的友谊,几个人会邀约假日去红岩顶野炊。

应该是每个人在某一个阶段都会结交新的朋友。我和好几个王姓女孩建萍、丽萍、淑容在那个阶段也玩得不错,会去河边放风筝,摄影师来时会去结伴拍照,会谈自己的小心思。

初二是最快乐的一年。同学们也乐在其中。只是偶尔也会干些所有人都似曾相似的事情。比如大家对地理课没有太大把握,会去影印室捡老师墨印过的草稿,然后大家一起分享。这事居然是秀和萍等带头一起做得,谁会想到平时都是三好学生的她们也会做这种事呢?

她们的秉性反而让我觉得真实自然不那么做作,因为好学生也有不自信的时候,原来跟我们都一样。

第三章

初二发生了很多事,让人觉得既漫长又短暂。却留下很多回忆。

有一天罗老师正在讲课,他的哥哥突然出现,然后他回到教室告诉大家,他的父亲去世了。虽然大家都很震惊,但并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能安慰他。只是他默然消失在操场的背影还依稀浮现。

做为一个19-20岁的年轻人,面对父亲的离世,表面那么坚强。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是多么伤心和难过。

那个年纪,是很多同学情窦初开的时候,记得班上最受男生欢迎的女孩是芳。她的齐眉短发,一笑嘴角露出浅浅的小酒窝。快乐大方的她几乎是学校的名人,据我调查,班上有三分之二男生,其他班包括我的两个表哥,我的哥哥都很喜欢她。大胆点的男生开始追求她,胆怯的男生比如我的同桌都会偷偷躲在角落看她。

这个故事可以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看到一些似曾相似。

记忆中我还去过芳的家,因为远房亲戚的关系。她的性格却是很好相处,所以男生们都很喜欢她。

初三,我转学了,离开了。

我跟几个好友还有联系,会通信述说衷肠。萍和秀、念不说的秘密会告诉我。

利被选到举重队,也离开了。节假日偶尔我们也会约在一起聚聚。

萍和利相互有好感,萍只告诉我了,她们的懵懂感情,感觉很纯真。

萍一直是个爱憎分明,大大咧咧的女孩,她也很内向,心思很难猜。她也不会随便向谁述说她的心声。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也是我们当中最刻苦的一个。

秀的秘密也一直不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我们几个最好的朋友。她把什么都藏起来,什么心里话都不说。

秀已经长得高挑,白皙,是个标准的美少女身材。我隔三岔五会去她家玩,她也很热情邀请我去她家。有一次不小心看到她散放在桌上的几张纸,我以为是什么作文一类的。没想到是她的秘密。

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辉,她把懵懂的喜欢变成文字写了下来。大致记得很单纯,很清新的文字。她一直没告诉我,但我知道她不想这个秘密被别人知道。所以我也暗自信守承诺不告诉任何人。

有一次去红岩顶野炊,是秀组织的,她的积极和兴奋印证了她对辉的喜欢。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滋味并不好受,我尽力克制自己想透露给别人知道的心情。

好不容易转学离开了,我终于不需要面对几个好友,有苦难以启齿的状态。我对他们几个人的性格和感情并不了解,我是几个人中最慢热,最后知后觉的一个。

只有小孟会公开说起他暗恋另一个女孩,大家也会开开他的玩笑。其他人的秘密不得而知。

初中毕业了,我们有一次约在铁路边合影,大家一起重聚。我也没有把秀的秘密说出来。

萍考进了师范学院,她立志要当一民人民教师,直到她的梦想变成现实。

念考上了旅游学校,辉也考进了卫校,跟念同一个城市。他们理所当然发展了一段青涩的爱情故事。同在异乡,又有深厚的友谊,那么熟悉,可以彼此关照。假期一起坐车回家,能感觉到他们的故事是很浪漫的。

念是个从小喜欢打扮自己,乐观向上,开朗大方,漂亮得女孩。好像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她的快乐。跟她一起玩,会很轻松,也会很愉快。

辉也很自然会喜欢她。只是辉不知道秀也一直喜欢自己。秀跟念的性格完全不同,但她们相互却有很多年的友谊。秀知道辉喜欢念,一个是自己最喜欢的人,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秀只能把爱恋藏得天衣无缝。

可以想象秀的隐藏多么辛苦,她也没有告诉辉和任何人。她可能也不够自信吧。这段暗恋也许也影响到她初三的学习成绩,她没有考上师范学院,而是去了一个中专,她还难以割舍自己的那份纯真的感情。

我不能为她们做什么,因为这也好像是天注定。辉注定要跟念好一段,利和萍注定要相互喜欢。没人能特别帮忙或干涉,况且我并不懂得该如何做。

人生中会有一段最美好的爱情,也许对于她们几个,这就是最天真无邪最美丽的时刻。也会相互珍藏这段似水年华的记忆。

童年的记忆

我能记得很多童年的事,但却记得不太清晰,可能是选择性记住了那些想记住的。

从上学前班开始,我是班上最小的孩子,班上的同学有些比我大4至5岁,80年代中期,很多山里的孩子都是7至8岁才去上幼儿园。尽管如此,我却从来不会被人欺负,刚开始有年纪大的小朋友欺负我,朋友们帮我撑腰,加上我有个更淘气的哥哥,更没人敢惹我。

我跟几个女同学玩得很好,一直到初二,我们都是同班同学。赵明春是其中一个发小,她回家的一段路跟我同路,我大部分时候跟她一起路过那段路。然后到分开时,我还在茶园里看着她消失在另一个山头的身影。

赵秀琼是另一个跟我一起长大的女孩。她比我大一岁,感觉比我懂的东西多多了,也聪明漂亮,白白静静。我小时候个子很矮,很瘦,总是比秀琼矮半个头。我们一起走路,我就想什么时候才有她高?记得幼儿园时,老师很喜欢她,她喜欢唱歌跳舞,老师给她画了个大红脸蛋儿在六一儿童节表演“一只小小蝴蝶”。

另两个女孩,骆念和何艳萍。她们住在学校的另外一个方向。我经常去外婆家或者罗校长(我的一个远房外公)家时,溜去骆念家玩。感觉她家的木头楼房矗立在竹林里很美,尤其她的书房里有扇大窗户,外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像童话。

何艳萍的家住我二姨家附近,我也经常去她家串门,晚上住在她家,记得那个时候,她家新修了房子,夏天,开着窗户,蚊子和虱子把我给蛰得一夜没睡。

童年的时光很美好,虽然条件都不好,但每个人都很开心,没有任何忧愁。下课下河捞鱼,捉螃蟹,去河里踩水,在河滩的石头上玩扑克牌。秀琼家给她带的火烧玉米馍馍,我超羡慕,用米饭跟她换玉米馍馍。

中午休息,有时我不回家吃饭,我会跟明春和秀琼会去学校旁边一个小树林里玩,采野花,然后找个舒服的草地坐着,大家讲些光怪陆离的故事。

小学一直是阴盛阳衰的班级。班里有我们这几个霸道、团结的女孩儿,男生们都不太敢惹我们。胡老师像妈妈一样慈祥,做错事的孩子,她也很少大声批评的,感觉很温暖。我记得她从未责怪过调皮捣蛋的我,我上课拿镜子晃同学,逃课去山上爬树,打扑克牌,她也没有惩罚我。

一群小鬼们除了读书外,业余生活很丰富。课间休息就把课桌拼在一起打乒乓球。还拣了鸡毛做成毽子,我们打毽子,拍子是木头做的板子。记得到小学五年级,我爸爸才给我们兄妹买了第一副羽毛球拍。

除了打乒乓球,我喜欢在本子上、书上画一些古典美女头像、卡通人物、花草等。我不爱上数学课,上课就在数学书上画美女。

小学六年级,班上有个留级的男同学,他成绩不好,但焉坏。关键是长得也不好看。我们几个女生都看他不顺眼。但这男同学更不自量力在其中一个女同学的桌上刻字,说她好看,喜欢她之类的话。并且在其他女生的桌上刻上你很丑之类的话。

我们几个女生忍无可忍,在一天放学后把他叫到后操场上,准备揍他一顿。其实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跟风说他那么讨厌,就该挨揍。

那个时候的小学,很平静,其他班级的同学听说有人要打架,全都跑到操场上看热闹。这架势跟真的要打群架一样。主角们更是被场面给激起了士气,记得艳萍恶狠狠的问那个男同学,为什么要那么做?那个男同学没有被我们几个的霸气吓住,嘴硬的说就那么做了,怎么着。

我和骆念,秀琼在旁边没敢动手,把那同学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当时很激动,从来没见过这场面,一个劲的指责那个男生太坏,活该要挨打之类的。

僵持了很久,艳萍跟那男生动手了,我都没注意到,他们怎么就用刀子了。艳萍的大指拇流血了。我们都吓呆了。怎么突然就动刀子了呢?全都傻了。

后来有人喊了一声,梁老师来了。全都散了。忘记是骆念还是谁陪艳萍去诊所了。

第二天,梁老师把几个当事人全叫去办公室罚站,然后调查事情原委。他踢了那个男生几脚,可能是因为把艳萍的手指割伤了。

平时看着全是好好学生的几个女孩,被叫到办公室罚站,艳萍,我,秀琼和骆念一点没觉得自己犯了什么过错,还觉得自己是惩恶扬善,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有一段时间,开始谣传有拐卖儿童的事件,还有说犯罪分子逃到山上了,专门偷女孩儿。我很害怕被偷,用铅笔画了胡子,还让骆念帮我画。偷偷在书包里藏了一把匕首一样的小刀。提心吊胆的度过了好一阵。放学不敢自己回家。

山里开始流行采草药,一毛钱一斤。我和秀琼每天都盼着放学,然后一起去树林里采草药,一天能卖几毛钱。我记得我采草药共计挣了3块多。再后来茶叶开始兴旺起来,每家都开始种植茶叶。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趁天黑前去帮妈妈采茶,然后妈妈把卖的钱帮我攒着。等春游或秋游时,给我们多发点钱去玩。

我经常去秀琼家附近采茶,然后顺便去她家玩。冬去春来,一晃我们就上完小学,要去上初中了。那是需要每天走路差不多1个小时才能走到的中学,有些同学天没亮就要起床,要走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他们住在很远的山顶上。

一到下雨时,我们都很不情愿的换下用漂白粉涂得白白的回力胶鞋,穿上军绿色的胶鞋。我一直希望有双雨靴,这样就不怕下雨的泥泞路滑。

就这样带着无知和天真度过了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