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记父亲生病,我的感悟

我的父亲,他是个坚强,有责任心,勤劳善良的人,他影响着我的成长。

小时候父亲经常逗我和哥哥玩耍,我们每天盼着他回家,因为每次他都能扛好多好吃的东西回家。他的单位发的任何东西,他都舍不得吃,攒着一大箱回家。

80年代中,父亲有一辆永久自行车,每个暑假和寒假,我和哥哥都吵着要去父亲工作的地方玩。刚开始父亲能很轻松,每次骑车带着我和哥哥翻过好几座大山,大概骑车两三个多小时到达他的单位。父亲骑车带我们去峨秀湖坐脚踩小船,那时候的峨秀湖叫工农兵水库,好大好美的湖,小船在一片蔚蓝的水面上划起一层层波浪,湖面随着微风轻柔的飘动,湖岸是青翠的树木,草地上开满了野花。

有一年冬天,父亲骑车带着我和哥哥刚路过外婆家附近不远处,他有点吃力,因为我长大了,坐前面横杠上太影响他骑车,他不能那么自如。父亲跟我商量说要不让我回家,他先带哥哥去玩,回头再接我一起。我固执的不同意。我一点不怕父亲,在他面前,我经常发小孩儿脾气,父亲还会哄着我。他有一点无奈,但还是驼着我和哥哥继续翻爬那几个大山坡,到山坡,我和哥哥就下车在马路边跑,父亲绕着弯踩着重重的脚踏板翻越一个个山坡。

每次去父亲的单位玩,父亲都会给我理成短发,因为他不会梳辫子。母亲一看到我长长的头发被剪成个男孩儿头,都会责怪父亲,说她好不容易给我留长。后来父亲想了个办法,请他的同事或者认识的邻居阿姨帮我梳头,这样就不会给我剪短发,我的头发才一直留下来。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他每次回家都会做很多重活,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一遍。记忆里的夏天,父亲回家脱掉白衬衫,换上干农活的帆布衣服就去挑粪,种菜,帮妈妈锄地。我开始懂事就帮他把白衬衣洗得干干净净,还会把他衬衣口袋里的领钱拿出来放好。

每年过除夕的时候,父亲都跟母亲密谋一番,吃完年夜饭就给我和哥哥发压岁钱,从5元,一直到最后100元……童年最盼望过年,因为可以得压岁钱还能穿新衣服。

父亲的脾气记忆中一直是很好的,很少看见他发脾气上火。大表妹很怕父亲,说他不说话的样子很可怕。父亲听说后笑笑说,因为他是属老虎的,所以吓人。其实他比谁都疼小孩子,也爱扮演老虎吓唬我们,我们一窝峰尖叫着跑开躲起来。父亲还会逗我说,他不在家,我就称霸王,因为我是猴子。

除了他惩罚哥哥时,我很少看到过他严厉的一面。因为他很爱说笑,虽然不是很会开玩笑,但也经常听见他爽朗的笑声。

记得我十二岁了,父亲回家还会把我举起来坐到他肩膀上,母亲常说他,孩子们都大了,不要用小时候那一套了。

父亲是个吝啬的人,因为挣钱很辛苦,他显得很吝啬。很少请客吃饭,也不会拍马屁,更不会送礼。所以他的职业生涯全靠他自己津津业业的工作,平平凡凡的一个工人。

我最爱吃卤鸭子和卤牛肉一类的东西,父亲每个月都会适时去买。我爱吃什么,他就专买什么。我爱吃韭菜炒豆腐干,他就经常做。

父亲就像一颗大树,是我们全家的依靠。父亲是他兄弟排行的老幺,农村的习俗就是爷爷跟着老幺过。他也理所当然的赡养爷爷,我和哥哥上幼儿园前是爷爷看着长大的。我小时候很喜欢去探险,村里小桥边有个洞,我和小朋友就会往洞里钻,去窥探里面是否有宝藏。每次父亲回家看到我的额头大块小块的青包,他会责备爷爷失职,爷爷有说不出的冤枉。直到现在,我额头还有左右大小不一的包。有时爷爷也生气了,说不给你们看孩子了,有什么过场,还埋怨我。其实爷爷是说说气话。

父亲一直很孝敬爷爷,记得我三四岁时,爷爷有一次生病了,父亲回家后就给爷爷煮荷包蛋,放上猪油和白糖,端给爷爷吃。爷爷吃不了那么多,还分给我和哥哥吃。那个时候的鸡蛋是稀罕物,父亲对爷爷的精心照顾,爷爷很快就好了。

我们全家离开老家去父亲的单位后,父亲至少一个星期回老家一次,看望爷爷,每次都带很多吃的。爷爷一个人在山上的生活,父亲还是担心。又想方设法把爷爷也接出去,给爷爷在家附近租了个房子,为了照顾方便。爷爷住了一段时间,还是不习惯,要回山上住。

爷爷对父亲的评价是孝顺,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其实内心柔软和善良。因为爷爷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只有父亲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爷爷,从无怨言。父亲从来没有让我们也要学会孝敬。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教育和引导我们。

我们长大了,父亲也变得爱发脾气了。由于哥哥经常给他惹事,他经常被气得胃疼。父亲早些年在煤矿工作,饿出了胃病。从小到大,我一共挨过父亲两次打,他如果不是不知道怎么教育我,不会舍得打我。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敲打,只是我从来没挨过打,就会觉得特别委屈而印象深刻。

父亲是个很传统很保守的人,对于新鲜事物,需要点时间。有一次我去成都学模特,跟风把长长的黑头发剪成短发,还染成了当时最流行的板栗色。回家后,父亲不理我。他说不认这女儿。母亲劝说他后,他才慢慢接受我的新潮发型。在他眼里这不是流行,这是学坏了,一个中国人弄个洋不洋土不土的发型,很丑。

父亲喜欢有事挂嘴边,好和坏他都爱说,所以他很不讨一些人喜欢,因为没人喜欢听实话。他无意中就把亲戚朋友得罪了。从小到大,父亲都爱念叨的事情是由于我的超生,导致他每年都不能涨工资,反而每个月都要扣工资。父亲送我去北京读书时,我们闹了很多笑话。坐巴士坐错方向,去八达岭长城坐火车走错方向。我们在天安门拍了很多照片,只有很少数能冲洗出来。我用我的录取通知书给他买了半价回峨眉的火车票,他半路被查票后差点被罚款,父亲还遭遇秦岭铁路塌方,他好不容易辗转才回到家。他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留给我了,差点没钱回家。在火车站站台送父亲上火车时,看到他瘦削的背影,不知为啥,我鼻子一酸。

很眷念那种在家里,睡懒觉,父母起来做饭,嘈嘈咂咂的声音,感觉特温暖。每次回家,父母都很高兴,他们很早起床做好吃的,然后商量着去给我买土鸡,要做好烟熏鸡给我带着。还会每天早上给我蒸我最爱吃的鸡蛋羹,说我长期在外面吃不到土鸡蛋,让我多吃点。

见到父母,哪怕什么都不说,有他们在身边,就会觉得无比幸福。在异乡,想父亲的时候,打电话听到他浑厚爽朗的声音,就觉得很有安全感。他会叮嘱我要好好读书,读出来肯定有用。他给我很多信心和勇气,让我可以坚定自己的信念。

父亲是很喜欢把一些话挂在嘴边,但他并不是要证明什么,就是个爱唠叨的人。他不会隐藏自己,什么话不吐不快。其实说过后又无心。记得他最爱提起当初侄子出生,他对哥哥说的话,说终于有人给他报仇了。他其实想表达,你也有当父亲的一天,你能体会我的痛苦。

一直在心里觉得父亲是颗挺拔的大树,虽然我们长大了,但从没觉得父亲老。这几年,才感到父亲逐渐老了,他会经常感冒发烧,他会经常发脾气,他也需要照顾。一颗大树已经不能让我们依靠,而是需要我们的关心照顾。

父亲还不算太老,刚60出头,他看上去比大多数同龄人都年轻。可年轻时的职业病,导致他一感冒发烧就很难受。其实很佩服父亲的毅力,他为了去北京帮我带孩子,把抽了近40年的烟戒掉了。很多戒烟不成功的人都缺乏毅力和信仰,父亲比大多数人都强。

都说老年人像小孩儿,需要哄。父亲不是那种一定要给予物质的人,只要你有心意,经常打个问候电话,问他是否都好,他就觉得心满意足,说明你心里惦记着他。生病住院,他也怕麻烦人,连嫂子去看他,他也不要嫂子照顾,说自己能走动,年轻人还有那么多事做。

我已经失去母亲,不想再失去父亲,他是我成长的精神支柱。父母是在这世上给予子女最多,最无私的人,不要去计较他们某一点没帮你实现的理想,因为他们已经尽力了。回过头看看我们自己,我们又对父母做了些什么?从来都是享受父母给予的一切,从来没想过要报答,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可曾想过他们也有年迈的一天,已经不能在给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