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

谁也没有想到过我会长得那么高,父母也很意外我怎么会长那么高。

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我和发小秀一起爬山回家,我跟在她屁股后面,我矮她半个头,心里想,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她那么高。没有考虑过她比我要大一岁,自然要高我一些。

到上初一,学校给订做校服,老师给我量身高,我当时是1米55,在班上不高。座位是按照身高来排位,我被安排在第一排,最次也是第二排。初二我渐渐长高,记得有些男同学玩篮球,我也想玩,可抱篮球怎么也碰不到篮板,那时我有1米62。

初三我转学了,父亲单位的子弟学校有很大的操场,体育课老师也很严格,我们被要求跳高、跳远、各种长短跑、篮球。我从两分线仍然扔不到篮板因为战自己,全身的劲都用掉,想要把篮球扔进篮筐里。父亲给我买了个篮球,我没事就拍着去打篮球。我食量很大,从两碗饭到吃三碗,偶尔也有吃四碗的时候。初三毕业体检,1米68,基本跟班上最高女生差不多。

再到后来,我每学期都会长两厘米。每当同学碰到我,都会问我是不是长个了。我心虚的说没有啊,要长也只长了一厘米或者否认。其实我一学期至少长了两厘米,我不敢告诉别人。因为我怕被疏远。从来没有想到过长得高的人会自卑,我会因为自己的太高而自卑。因为最好的朋友没有几个,女同学都会当面经常说我不站你旁边,你太高了,我有压力。

这些话,我耳朵都听到老茧。父亲母亲经常碰到很多熟人,每个人都会问他们,你女儿吃什么了?长那么高?我父亲每次都爽朗的回答,她特爱吃蔬菜,一顿饭要吃好几碗。有时也回答,她爱打篮球。还有人问我妈,你那么矮,怎么生个女儿长这么高?言外之意好像我不是我妈生的。我那个纠结。厂里的有些人开玩笑看到我就叫我是巨人。我有那么夸张吗?还有些代号,长腿妹,长脚妹,篮球运动员,我哥的妹妹等等。

每次去买衣服,我都要怯生生问,有没有我穿的尺码,售货员看我一眼,扁扁嘴,说找找看。我看上的衣服基本都袖子不够长,裤子基本裤脚短,只有夏天的短裤没有嫌弃我。我的鞋码也不算大,穿39,但在鞋店,这个号也好像稀缺,我很少能买到合脚的鞋,除了运动鞋。印象中最深的是母亲给我买了一套运动服,淡粉色的运动服,刚开始很合身,后来裤子洗过后就缩水,快跑到腿肚了,我想了个办法在裤脚上缝上了松紧带踩在脚下,这样合身多了。因为真的很喜欢那套运动服,不想扔掉。

(未完待续)

累并快乐着

小时候无法理解学无止境,现在越发有了感悟。每学期的期末考试后,我除了兴奋之外还有一些失落,因为没有了学习的目标,顿感空虚。人最怕就是没有目标,所以凡事都要给自己一个目标,照着这个目标来努力。

终于结束了最艰难的一学期,虽然不能像上学期那样全拿HD,有些许失望,但也庆幸能全都通过,因为课程是阶梯式的越来越难,不能跟自己过不去,毕竟连成绩最优异的同学也觉得吃不消,只求通过。

这两个月每一天都像打仗,尤其是周一和周三。笑笑只能送早晚托管,好心的朋友sue特意跟我说可以帮我接笑笑跟她儿子一起玩,她也只去周二周四,我没课的两天。她的婆婆也来了,虽然还有个1岁多的老二,但她们的麻利和严格教育,我还是非常放心。我也在周二和周四帮她接儿子送回家。互相帮助,这种情谊很难得也让我很感激。

周日和周二必须准备周一和周三晚上的食物,基本上是炸酱,回家就煮面,很方便。最近冬天了,很冷,天天都给小朋友做不同的食物,眼看着她脸上堆起的肉,身上也有了肉,20公斤的小朋友让人欣慰。由于忙,每天教孩子读书和写字的时间有限,但她还是学得不错50个单词两三周全学会了。有时真佩服小朋友的记忆力。

可以歇一个月,我计划很多,下周笑笑也放假了。她迫不及待的要跟我一起到处玩。我们要去莫奈的画展,还要去她很爱去的博物馆。

累过之后,才知道珍惜,一步步向梦想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