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外婆

前几天哥哥发来消息,外婆摔倒了。情况不太好,肺气肿严重极了,连医院都不接收了,这么大年纪摔一跤,她能承受得住吗?

小时候很爱听一首歌叫外婆家的澎湖湾,我和哥哥很喜欢去外婆家,除了隔代亲外,外婆家住在彭扁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我们喜欢走亲戚的温暖热闹。每次去外婆家,她都从屋里拿出放了很久的零食给我们,那时候的鸡蛋糕,硬硬的糖果,还有她在屋檐后捡的板栗啥的,有时候我们没去,她放着的零食都坏了。

听妈妈说外婆对我爸爸挺好,爸爸妈妈刚谈恋爱时,爸爸去帮外婆家做农活,给庄稼挑大粪,爸爸那时候很瘦,挑不动,做农民不是一般的辛苦。外婆心疼女婿,给爸爸偷偷做了俩荷包蛋。那个年代的鸡蛋是奢侈品。

外婆养育了6个子女,两个女儿,四个儿子。二姨,我妈,三舅,四舅,五舅,六舅。外婆最疼爱的是三舅,是她的第一个活下来的儿子。穷苦人家养活那么多个孩子不容易,还都健康长大更不容易。虽然民国年间出生的外婆没有文化,基本不识字,但还是把孩子们拉扯大了。大的姐姐们带弟弟们,总算是平安健康长大。

外婆最喜欢给我讲她小时候房梁偷肉的故事。话说外婆小时候家里特别穷,缩衣少食。但过年时每家房梁上还是会挂一块腊肉。外婆馋肉,偷偷爬上房梁去用小刀子割一块块煮了吃。儿时记忆的我还觉得那时候外婆能有肉吃已经不算很穷了,我认为穷是家里揭不开锅,连粮食都没有才算真的穷。但听上去外婆是个活泼好动的人,身手矫捷,要不然怎么能上房梁呢?

外婆信佛,初一十五定去普贤寺拜佛,吃斋饭。小时候跟着外婆去过几次。主要是听诵经,我根本听不懂那是什么,只是想去蹭一顿豆花饭。寺庙里都是老人,香烛味道呛鼻,烧香祈福的都是老太太居多。每次走路去寺庙,外婆精神抖擞。

妈妈去世,大家都没告诉外婆,有一天她突然知道了,爬了很久才爬到我妈妈的墓前,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大哭。外公去世时,没有注意过外婆是否那么伤心。自己的孩子走在自己前面,做母亲的哪有不痛?现在外婆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外公,有妈妈,外婆一定不会孤单,希望天堂里没有二手烟。

外婆,走好!89岁,您走过了接近一个世纪,您比同是89岁过世的爷爷见多识广,知道年轻人用手机方便,您也要弄一个玩;您比69岁去世的外公享福,四个儿子儿媳待您都挺好,儿孙满堂。我们没有可以再惦记的您,多么的不习惯。

悼念文 2015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