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 纪念母亲

不是只在清明节,才来纪念母亲,母亲一直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母亲是个开朗乐观的人,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重情重义。她对舅舅们说过的抱怨的话记在心里。母亲有一年过春节要回峨眉,她老念叨三舅说从来没有吃过北京烤鸭,所以母亲回家前一直催我去买。还有一次,她跟我说你舅舅们说北京那个糖葫芦从来没吃过,我回家前买了一把糖葫芦带着,完成母亲的交代,她是多么欣慰。

后来母亲说他们吃了烤鸭说还没峨眉的卤鸭子好吃,还有那个糖葫芦说瓜酸的。我说是啊,要不然说不买不带最好呢,本来就不是好吃的东西。这就是个心意,你有就行了。只是母亲会觉得做了反而没得到一句好,心里会不舒服。

母亲做什么事都要一丝不苟,特别是养笑笑。我们吃饭的时候,她要抱笑笑,等我们吃完换她,她才吃。不让笑笑有一刻离开人。外婆摔跤了,住院,母亲非常焦急,她很想回家照顾,可她又放不下笑笑,一边天天给舅舅们打电话一边在这头干着急,她怕不回去再也见不到外婆。六舅说姐,别担心,这不是有我们在吗?前思后想后决定让妈妈回老家看看外婆,她也回家休息休息。结果母亲回去没几天就遇到汶川地震,万幸的是峨眉没有事。

2002年的国庆长假,带母亲和哥哥爬八达岭和居庸关长城,人山人海的长城,母亲矫健灵活的身躯,在人堆里钻来钻去,一会儿就爬到了山顶,我们年轻人自愧不如。母亲有时候性格很像小孩子,会耍小脾气。有一次她跟我打电话说在哥嫂家不高兴了,她不喜欢洗碗。我说你不喜欢洗就别洗啊,你这么大年纪能帮就帮,不能帮不要勉强,我说你来北京我是不会让你洗碗的。虽然我自己也特讨厌洗碗,但在家里,我都是主动洗碗,干家务活,不让爸妈动手。母亲听了很高兴,她不是懒,是不喜欢弯腰驼背洗一大堆碗,从小到大,家务活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哥哥、爸爸做的,母亲管的都是大事,拿主意的大事。

不为人父母不懂做父母的艰辛,越是看到自己孩子长大了,才越明白爸妈养育我们的不容易,才越惦记他们。我小时候住山上茶园里,经常只有爷爷在家,母亲去城里赶集,那时候舅舅们做茶叶批发商,收茶叶,母亲就把茶叶卖给舅舅们,顺便在舅舅舅妈家玩会,她很喜欢热闹,喜欢聊天,交朋友,我每次都是在山坡上张望等待母亲,远远的马路上来了一辆车,我都猜母亲会不会坐这辆车回来呢?左等右等,黄昏时分,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母亲回来了,她往山坡上爬,我就大声喊她,高兴坏了,也不是要等她买好吃的回来,就是看到她回来特别兴奋。

有几次,我和母亲背着采好的茶叶去一个叫周山的高山上卖茶,爬得气喘吁吁,爬了至少一个小时才到,母亲卖完茶叶,给我买了长棍子的薄荷糖,记忆中那个薄荷糖的味道太美了。我也忘记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卖茶叶,不去山脚下,我家在海拔不到1000米的山上。母亲心地善良,但又多愁善感。我家自己的茶叶都采不过来,需要请人。我手脚灵巧,能采很多竹叶青茶叶,母亲每次都是让我去帮哥哥的干妈采茶,说她一个70岁老太太眼力不好,也没人帮她,那么多茶叶不采可惜了。所以大热天,我也被当成童工帮人采茶,只要是夏天,我就晒得黑黑的。后来我爷爷去世,哥哥的干妈送礼只送了50块,那是香港回归的一年冬天。母亲说哥哥的干妈太抠门了,当初对她那么好,那份情谊就值50吗?那个年代好像基本上都是给200了。母亲太在乎别人对她如何,尤其是她对得起的人,不是钱的问题,是没在意她,以及她的情。

女儿最像母亲,我很多性格和毛病都随我妈,从小到大,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屈不饶的精神,80年代最苦的日子,母亲让我的童年生活很美好,也激励了我如何做人,喜欢母亲遇大事坦然面对的样子。永远怀念我的母亲。

921

二宝今天顺利转到普通病房了,身上的管子全撤了,就剩给注射退烧或消痛的药了。她很舒服,我早上过去看她,她还在玩自己的奶嘴,看到我也没有哭,很安静。护士说她除了6点发烧了,其他都很好,医生们很高兴,中午转普通病房。
转普通病房意味着她恢复很好,没有什么危险,手术后也没有感染,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有个医生来检查说二宝腿太瘦了,要努力喂奶给她养胖。我说每次才喂40毫升,她总是饿啊,另一个长得很型的Hamish大夫叫我美queen,说会给她增加奶量,他们很满意她的进展。医生们的开心样子比我们还兴奋。连着两个白天来看护二宝的Deric护士是个老头,他很爱说笑,还说去过北京,会说你好,他今天上班跑过来看二宝,说明天再来看一眼她。真是有心啊。
在医院碰到很多面熟的医生护士,她们都会跟我点头微笑,熟悉一点还会问二宝的进展,感觉暖暖的。我们在医院都快住一个月了,感觉住了一年那么漫长,医生和护士自然熟悉了。连楼下的几个餐馆我也吃得腻死了,不想再吃一口。幸好有Emma、小橘子和良哥经常来看我们,给我们做好吃的,真的很感动。
今天下午的护士叫Meredith,她说这是个古老的英国名字。她比较紧张二宝,说有什么你觉得不正常的情况就按emergency的按钮,我说上次我们按了被护士说了一通。她很认真的说I am happy with that, even waste of time but you can do it, no worry. 晚上她和接班的护士说二宝太安静了,她觉得哪不对劲似的。其实我觉得二宝是实在太困了,没空搭理她。她就和接班护士逗了会二宝,可二宝右腿比左腿凉,不知道为啥。
隔壁的小婴儿从下午住进来一直在哭闹,怎么也没settle不了,她一定很难受,医生又给了很多药。她很吵,希望我们二宝能睡个好觉。

920

我一早5点36醒来梳洗完毕直接奔医院,二宝状态不错,护士lisa说她比第一天晚上好很多。没多久医生等她醒了就把助痒管子拔掉了,她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血压正常。医生们非常满意她的情况,恢复得很好,说明天就能转koala普通病房了。

这真是太好了,前些日子的煎熬和折磨,一切都不值得一提,现在二宝虽然躺在病床,还没有喝奶,但她非常舒服,不再出汗,不再心跳急促,脸色也好很多。我们真是太开心了,她真是个坚强的宝宝,长大一定有出息。

没把这事告诉我爸爸等亲人,是怕他们担心,毕竟是动手术,虽然是小手术,但也开刀了。孩子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慢慢恢复健康,希望她很快能自己喝很多奶,长得壮壮的。我们做父母的就放心了。

好在大宝很健康,她也很懂事,跟爷爷奶奶一起挺好的,爷爷奶奶给她照顾得非常好。她唯一concern的就是什么时候可以玩ipad。这段时间少不了好朋友们的精神和行动支持,让我们能够挺过来。教会的朋友们都替我祷告,祈求神的医治。神真的显灵医治了二宝,使她有现在的好状态,希望宝宝快快好起来,恢复健康。

918

从二宝转到普通病房开始我就没时间写blog了。她在普通病房呆的很好,一直没有发烧感冒。我每天都在紧张中度过,怕她发烧,那手术又得推迟。今天我们二宝总算等到了手术,igo医生平静如水的言谈让人完全信任。

我在煎熬的度过每一天,等待二宝手术的通知。感谢上帝,终于轮到二宝了。一切都很顺利,igo医生的团队一早六点就来看宝宝,给她检查,然后准时推她去手术室。看到她被推走,我的心揪着疼,眼泪汪汪。她爹刚好在走廊碰到孩子,迈克医生问他要不要给孩子一个kiss,他说还是不要了,他很心疼。

这五个小时,我们紧张,睡不着,不愿意想这件事。我的脑子里很空,我进城去逛逛街,让自己能够轻松些。实践证明逛街是女人天生排忧解压的好方式。我给俩孩子买了一堆小衣服,给自己也添了几件。看到老公发来短信说:手术顺利完成,不接电话的是猪。掩饰不住他开心的表情。

igo医生说孩子的心脏功能很好,只是动脉导管关闭不上,洞很大,二尖瓣不需要修复,动脉导管关上后二尖瓣自然好了。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不动心脏是万幸的。二宝被开了刀,就像无数把刀一样在我心头割着疼。

手术很成功,二宝除了做手术时发烧外,回PICU还有些瘀血和组织液体从胸腔流出。她身上插了很多管子,还好,我搜过很多做手术后的图片,所以看到她的一刹那,我没有被吓坏吓晕。她平安就好,特护病房的护士都很利索,给我解释每一根管子的用途,专业。主刀医生团队还过来看了好几次。不幸中的万幸,二宝被修好了。祝福她快快恢复健康。

907

在医院呆的都不知道日期了。本来今天医生要给二宝做手术,因为她昨天早上还在发高烧,所以今早大夫们开会决定暂时不做手术,等她感冒好些再做。

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心里替二宝揪着心,可因为她的感冒,又推迟手术了。希望二宝的感冒快快好起来,迎接手术的挑战,把身体养得结实一点,到时手术后恢复也快。

这几天的护士没有第一个星期的护士给力,可能是因为二宝现在不是特别严重的病人,护士被安排看护两间病房的都不怎么严重的病人。早上大夫给二宝做B超,说心脏跳动挺好的。也拍了X光。今天她没怎么睡,希望晚上睡个好觉,今晚不要再发烧了。我很心疼她可怜的小模样。

看到parent lounge 那里老有家长抱头痛哭和流着眼泪的悲伤样子,我也很难过。医院自愿者组织的小姑娘还叫我去那里参加家长洽谈会,我不是很想去,本来自己想起来大声哭一哭就行了,看到一群悲伤的父母,我会控制不了情绪。很想拍着哭泣父母的肩膀说:be strong!但我不敢,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鬼佬的承受能力也很差。想一想孩子早期发现得心脏疾病早点治疗,比晚了好,她做完手术就跟正常孩子一样了,只是要特别注意她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

谁不难过?那么小小的身躯,得了这个疾病,她没有做错什么,这都是天意。庆幸我们Esme生在这个福利好的国家,从住医院ICU到现在至少也有好几万了,花了政府不少钱,连做手术下来恢复治疗少不了十几万澳元。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的基本工资,医药、住院、设备,全是钱。这一切都不需要我们掏腰包,我们要感恩,感谢政府,医治我们的小Esme。虽然她受罪了,但她至少有政府给治疗,还保证把孩子治好,还担心我们的心里承受不起,还让我们去基督教祷告活动。

感谢上帝,让我们遇到这么大问题的时候,心里充满阳光和温暖。我们小Esme是政府的孩子,她的一切健康成长比什么都重要。我特别想买乐透中500万,全部捐给皇家儿童医院。

905

二宝在icu已经住了一个星期,她也基本恢复正常了。除了心跳还有点快以外,她状态很好,看见我也不再哼唧或者哭泣了。今天一天都在睡觉,估计今天晚上上班的护士有得忙了。我还是像昨天一样抱着她睡了俩小时,她很满足,很放松的睡觉。

她住院,我只能随便在楼下吃点日本料理,味道很一般。不是很能吃饱,但也基本能糊口。为了俩小时给她吸一次奶,我也是尽力了。希望坚持下去,奶水能多起来。现在护士每天把配方奶粉和我的奶混在一起给她滴到胃里,一小时20毫升,不算多,怕她心脏负荷超重。还好她一直在吃安慰奶嘴,她情绪还好,不像前几天那样不安定。icu的老大罗伯特医生说她已经准备好了做手术,挺好的。

说起二宝的住院,医院没有问我们要一分钱。现在我们每天的花销只是车费,停车费,饭钱。医院里有个妈妈的宝宝也做了心脏手术,她捐赠了一批小长耳兔给医院。感觉暖暖的,以后我有点时间和精力也要做些帮助别人的事情。希望我能有这个能力,政府都免费给我们医病做手术,我们老老实实交税的同时,心存感激。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很有素质,很好,随时都是很尊重别人的说话,平易近人。医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职业,不仅能救命,还对病人和家属态度超好。感恩我们二宝生在这样的国家,她是幸福的,生出来一堆问题,有人管这件事,她是幸运的。

904

二宝住icu一周了,昨天护士打电话说她可以去koala的普通病房,我们还挺高兴的。我开车很快到了医院去koala住院部找二宝。她看上去不太高兴,护士和医生一直过来给她检查,她很困,但是就是不舒服,后来Robert医生说还是回icu,她看上去不太好。

我们回到icu,她还是不太舒服,出汗把衣服湿透了。我抱着她睡了一会儿,她的心跳还是挺快。带着不放心她的心开车回家了。一晚上都是二宝的样子,我宁愿是我替她疼和难受。可怜的小家伙,这么小就要受那么多罪。希望她赶快好起来,我把她养得胖胖的。

早上很早起床来到医院,她还是跟昨天差不多,心跳很快,感冒的症状很严重。我很担心,护士给她吃了退烧药,我吃完午餐,吸完奶,我抱着她睡了一个多小时。她情况好多了,不流汗,不发烧也不难受了。有个叫Robbin的护士特别有经验,给我拿沙发和枕头,给她拿玩具,把她的床弄得像个鸟巢,让她躺的很舒服,玩玩具,给她擦洗身子,屁股底下擦cream,总之二宝终于高兴了,舒服很多。这个护士我见过icu最得力的护士,她把二宝弄得很舒服,二宝很喜欢她。

二宝舒服的嚼着奶嘴睡着了,Robbin真有办法。睡着的二宝的心跳慢下来不少,一切都很好。希望今天晚上二宝能够平平安安的睡一觉,周末好好养着,能够顺利进行下周的手术,然后一切都顺利。

831续

早上Kale接替娜塔霞,今天白天他都在。他告诉我可以拿二宝的名字贴去楼下厨房领哺乳妈妈的午餐和晚餐。不管好吃不好吃总比没有好吧。我们兴致勃勃去了厨房,我领到一大袋食物,有一个苹果,一个酸奶,一片奶酪,一个大个长肉泥卷,还有小饼干一袋。说实话味道我不太习惯,但还是吃掉一半,万一能增加奶量呢?不吃白不吃啊,这是政府给哺乳期妈妈的待遇。

今早我们开车到以前住的区坐火车进城,7点35分上火车。同样的火车站,我曾经坐了一年半火车进城上学,那时候我每天骑车去火车站,早上有时候送大宝去幼儿园,然后我走路去火车站。放学急匆匆坐火车回去,然后接笑笑回家。多么熟悉的火车站。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澳洲永居身份,我们还在为未来拼搏,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努力,我们过得很开心幸福。

和老公坐火车然后倒电车到医院,医生们已经在病房给二宝检查了。PICU的头罗伯特 斯当跟我们说了情况和计划,心脏科的头罗伯特医生也说孩子情况挺好的,我们挺高兴的。医生们早上的例行检查就是一群人到各个病房看病人情况,了解进展然后给出实质性的解答和计划,然后跟病人家属明确他们的计划。有什么问题再问医生,他们都特别仔细和简单明了的解答。

但二宝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医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把病毒驱赶走再做手术,这样把握大些。具体手术的采用和方法到时会跟我们讨论。所以二宝情况好些就要转到普通病房养着,等感冒好了就做手术。

这几天我们都是回家睡觉,二宝有护士24小时盯着看护。他们照顾得挺好的,二宝在安全的地方。我们也放心的回家睡觉了。今天她睁眼看了看,但还是比较困。小可怜的模样,快快好起来吧,做完手术还需要调养很久呢。

830续

经过医生两三天的检查,二宝的问题找到了,基本确诊了。她的左心房有个二尖瓣关闭不严,当血液流进心脏时,应该流进来后就全闭合但她没有闭严,反而反流一部分血液去了肺部,导致全身供血不足,这就是二宝长得慢的主要原因,腿上没肉,脚丫总是很凉,喝奶没力,喝一半要休息,休息会儿再喝,爱出汗,体弱,体重增加慢。

医生明天早上会做决定,采用什么手术方式修补她的二尖瓣关闭问题。加上二宝感冒流感病毒还感染了肺部,所以她的身体状况还需要观察。总之手术是不可缺少的。好消息是二宝今天的身体状况不错,从昨天的161下降到105左右,身体的四肢也不像之前那么凉了。

现在护士开始给她喂奶了,先是以母乳为主,等没有了母乳再喂配方奶。我费了半天劲一次才吸出来30毫升,她最近不吸我的乳头,所以我的奶水量小很多。我加油吃饭,多吸点奶出来给她存着。

为二宝的手术祈祷,愿主保守二宝一切顺利,今天看医生没有那么严肃,应该情况不算太糟糕。主啊,您大能,医治我的孩子二宝,让她平安度过这一切,战胜病痛,早日康复。阿门!

今天830

今天星8月30日,二宝住院两天了。从昨天心跳161降到120多的正常值,她身体也稳定了。脚丫也没之前那么凉了。摸着暖和的。她被大夫打了麻药睡着了。但还是会睁开眼睛,想踢腿运动。她小小的身体,身上插了好多管子,有给她输氧气的,接着要抽血的管,输营养液的,还有稳定血压的,测心跳的,各种我不认识用途的管子。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光看到那么多管子就能让我吓死过去。

我是个神经大条的妈妈,我居然昨天才反应过来,二宝住的是PICU急症重病病房。有生命危险的人才住的病房。以前我一听就觉得都是没什么救的人,骇人听闻。可现在自己的孩子住进来,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好在大夫和护士都说孩子情况稳定了,等进一步检查,看她的心脏的具体问题。才能做决定是否做手术,采取什么解决方案。

摸着她的头,温热,昨晚离开病房时,她是38.7度高烧,早上来病房,她体温是36.7度,体温正常。摸着她的小手,没有反应,但她会半睁着眼睛,踢腿,想换姿势。护士让我摸着她的头,这样她能安静睡觉。我们大人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耐心,淡定,配合。我也没有以前的慌张、胆怯、迷惘。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关于心脏方面疾病的资料档案,有怎么诊断和救治的文献。现在我知道二宝的情况,以及医生说的话,我能对得上意思,明白接下来的计划。

窗外是皇家儿童医院外的公园,还有动物园。等二宝好了,长大了带她来动物园玩。思绪万千,一定是上帝要我改变现状,我脾气急,对孩子没耐心,急着挣钱。上帝要让我把这些毛病都改掉,对二宝要耐心、仔细、亲密、温和,对大宝也要耐心和包容。经历过亲人的生离死别,自己的两次顺利生产,从鬼门关门前溜了一圈回来。我知道生命的珍贵,人生的生劳死别,孩子得病是不可避免的,但没想到她病的这么严重,我要用尽我所有的爱心照顾她,让她健康成长。

愿主医治我可怜的二宝,让她顺利度过这段日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把她养胖回来。以上祷告奉主耶稣的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