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 我做主 4

第四章  迷茫的青春
我和孙宇确实走得有点近,放学孙宇等在学院门口楼梯口叫我一起吃晚饭,然后他送我回五道口宿舍。孙宇主动找我聊天,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天秤座,很多相同点,能聊到一块去,孙宇笑起来也跟我一样有一个虎牙。下课后我也跟孙宇去了他家玩,每次去孙宇家,我都是坐后座,有一次他让我骑车载他,我挺有蛮力气的。一路唱着张信哲的过火,郑秀文的值得,一切忧愁烦恼都抛在脑后。

孙宇家有一台电脑,他用电脑上网,看新浪的新闻。我秉性像个男孩子,跟男孩子聊得比较来也是正常,况且孙宇的生日跟我挨着很近,跟类似的人更容易打交道。孙宇和我单独走在学校的路上,也一直在跟我讲前女朋友的故事,孙说是表嫂。我一直认为男生跟女生玩得好并不一定是在谈恋爱,就像我和孙宇,像哥们儿,但有点小暧昧,却没有一点男女朋友的意思。

有一天孙宇陪我去杜丽的宿舍找李洋,李洋跟我哭诉说杜丽老欺负她,我只好安慰了她几句。杜丽恰好出来在门口倒垃圾,她看到孙宇在旁边站着等我,语气极其暧昧不屑的说,你们俩在谈恋爱啊?我很诧异她这么问,我赶紧说没有的事。杜丽偏不信,用嘲笑的口吻说谈了就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脸一热说真没有。孙宇在一旁脸色很难看,表情挺尴尬。我坐着孙宇的自行车,他又让我唱歌给他听。

孙宇是有点让人琢磨不透,我也没有仔细去琢磨。去孙宇家会路过北沙滩的一个十字路口,汽车非常多,每次等红灯要很长时间,有时候走到马路一半,红灯亮了,我真是无助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走下去,脑袋一懵又退回原位。这个时候独自一人飘在北京的感觉真是糟糕,孤独寂寞和忧伤。

不错,天枰真是个纠结的星座,我很喜欢和孙宇一起玩,但我也有怕旁人误会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不过我暂时也管不了别人怎么说,去孙宇家做了炒土豆丝和西红柿鸡蛋。孙宇忙着洗衣服,做他的事情,我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有人给我盖了个小毛毯,耳边还是洗衣机嗡嗡转的声音。

周旋把我叫到宿舍院门外,很不高兴的说你不好好上学,认什么表哥?我顿时就凌乱了,我说谁告诉你的啊。我知道肯定是杜丽说的,我认表哥表妹妨碍他们什么事了吗?管的真的太宽了。莫名的烦躁,对,我肯定有一些喜欢上孙宇了,他是典型的东北人,风趣,爱侃,身上有一种男子汉的气概吸引了我。要不然我怎么老跟他一起玩,也不避嫌,而且非常开心呢?

但我没想过他是不是喜欢我,因为没有感觉到他有这个意思,也没有任何暗示,爱找我玩聊天也不等于喜欢吧。孟庆海、吕黄冈、潘华杰、刘晨光、李江也爱找我逗乐,约我一起打球什么的。一切顺其自然,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优秀,会吸引男生的目光。

话说有一天晚上在孙宇家,他开了音乐,邀请我跳舞,这是第一次离他那么近,或者说第一次离一个我有一点喜欢的人那么近,心跳得很厉害,表哥表情严峻,他好像又喝了一点酒。我有一点不自然,突然他凑过脸来,试图吻我,吓坏我了,我一下把他推开。

虽然心底里真的蛮喜欢他,可这跟我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了。不是应该有表白才有kiss吗?我觉得我们发展还没到那一步,我很激动,我哭了起来,我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一直把你当哥们。我哭着跑下了楼,表哥追上我,看我哭的很伤心,他把我搂在怀里说,好,就是表哥和表妹。然后把我送回了五道口。

我很懊恼也无济于事,我不是也挺喜欢他的吗?为什么我自己这么激动呢?孙宇在学校跟别的女同学同样也是很热络,我想我还是对自己没有勇气和信心能抓住他的心吧。我一直渴望的爱情是神圣不可辜负的,短短数日就能看透一个人的心太难了,我只是希望有一个不错的人陪着我,对我专一,能一起计划未来,我认为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不是我追求的,我渴望的是对感情的忠贞不渝,先有精神上的寄托。可能我们的追求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