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 我做主 3

第三章 中秋晚会

学校让几个班委组织中秋晚会,开完会后,分配了任务,主持人三班班长孙宇和杜丽,其他人各兼其职。我没有什么特长,自告奋勇写中秋的对联。孙宇很热情的从学校老师那要了书画室的钥匙,我和他一起去书画室找笔墨纸砚。

开学第一天,注册报名那天,所有新生都乖乖的排着队,大家相互打量,沉默不语。杜丽对长长的排队队伍视而不见,插队径直跑到柜台前面跟老师套近乎。后面的学生们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都一一表示不满,但也没敢大声指责她。对此表示极度抗议的是一个身着白色运动套装的男同学,个子高高的,皮肤黝黑,斜挎一个黑白相间的书包,歪着头说同学大家都排队,你怎么能插队呢?他拉长着脸表示不满和鄙夷。他就是三班的班长孙宇,是三班5个男生中的一个。

杜丽长得不算很惊艳的美,但很有她的个性,两只黑黑的大眼睛,椭圆形的脸蛋,薄薄的嘴唇,海边长大的孩子,肤色健康。一口浓浓的连云港口音,她很爱说话,也很大胆。她喜欢穿蓝色小格子连衣裙,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小细腰,她走路喜欢身体左右晃,外八字脚,从后面看感觉像鸭子的步伐。杜丽是一个很要强,也很有心眼的女生,她也很喜欢在老师们面前撒娇。

在书画室,孙宇看人的眼神很奇怪,本是一个俊朗的小伙,但眼神有猜不透的深邃,表情也很冷峻。我找好墨笔,正准备写稿子练笔,他在一旁晃来晃去无事可做,闲得无聊,随意挑起话题。孙宇问我脖子上那个紫色的瓶子是什么?我说是许愿瓶。那是我和闺蜜娟娟一起买的许愿瓶,瓶子里有银色粉状沙子。孙宇一脸好奇的说怎么女孩们都爱戴这种奇怪的东西,说有意思。好在轻松愉快的交谈,我的歪歪斜斜的对联也总算完成了。

中秋的晚会很热闹,孙宇救了杜丽的场,因为杜丽没有事先准备游戏,孙临时发挥做了一个游戏。让人在月饼里放辣椒,比赛吃月饼看谁吃得快,吃到辣椒的赢。幸好孙即兴发挥蒙混过了关。福建姑娘林秀菊给演员们化妆。说话柔和慢悠悠的秀菊喜欢穿裙子,精致的妆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写作老师唱了一首雪绒花,把晚会推向了高潮,孙已茵唱了一首很老的英文歌,潘华杰唱起了张国荣的情歌,一场忙乱的中秋晚会总算圆满完成了。

中秋晚会后,我和孙宇也逐渐熟悉起来。他经常到五道口的大院里来找孟庆海和吕黄冈。吕和孟组织了两次火锅活动,深秋的北京,一群年轻人吃着香辣的火锅,天南地北,神侃着,不亦乐乎。男生们都喝了点酒,孙宇也一样,他突然叫我跟他一起出去走走。我同意了。

我和孙宇走出大院,孙宇推着他的深蓝色自行车,让我坐车后座。我觉得,孙看起来有心事,一路上,孙宇聊了一些他和他前女朋友的故事。我跟孙宇开玩笑说他长得像我一个远房表哥,孙宇让我以后就叫他表哥。孙宇说去他家坐坐,我说好。我并没有任何顾忌,看到他忧心忡忡的表情,红红的脸,红红的眼睛,我说没问题。我想就算我送他回家吧。

孙宇在北沙滩一个老式居民楼二层租了个小两居,房间里空荡荡的,孙表哥招呼我随便坐,自己去厨房准备烧开水。我刚坐在沙发上没几分钟,叶敏和孟庆海风风火火的跑来了,孙还没锁门。叶敏和孟庆海上个二层爬得气揣吁吁,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而孟庆海说的第一句就是你没事就好。我想他们可真是瞎操心了,我能有什么事?

我跟着叶敏、孟庆海打了辆夏利出租车。在路上孟庆海说,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怎么单独跟男生回家,你一点都不怕还是咋地?孟庆海一口内蒙北方口音。我说你好奇怪啊,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啊,孙宇说他心情不好,我就做好人陪陪他。叶敏接过来说,你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我直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倒是从没有想过孙宇敢对我怎么样。

(未完待续)

我的青春 我做主 2

第二章 同学

跟我一个宿舍的还有杜丽,佩双和文华。隔壁宿舍有周佳、许睿雯和宋小燕,还有三个北京的女生。杜丽的爸爸妈妈送她来上学,周旋对她很热情,都是笑眯眯的。周旋让我照顾一下杜丽,说她比我小。我带杜丽去学校食堂吃饭,她跟我聊天说她有一个男朋友,她很爱他,说起男友,她眉飞色舞。

有一天杜丽很焦急的跑回宿舍说请我帮她一个忙,她男朋友来了,偷偷的,住在地质大学的地下室,让我帮她去告诉男友晚上的约会取消,她爸妈在。我刚到北京,还没有买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走到地质大学,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找到在地下室的杜丽男友,告诉他杜丽的交代。他神情失落的谢谢我。

其实开学第一天,杜丽在排队注册的时候径自走到前排去找老师报名,很多同学都注意到她了,只有三班的一个男同学孙宇很不爽的说同学你怎么能插队呢?

班上同学吕黄冈和孟庆海住一个宿舍,两个人一高一矮形影不离。我们上综合英语课,我写的第一篇作文写的峨眉山,介绍峨眉的猴子很调皮。吕和孟从此管我叫峨眉猴。我爸妈从老家给我寄了香肠腊肉和魔芋,我在过生日那天做饭请同学们一起吃饭。那时候周旋没有宿舍章程,我们还在宿舍做火锅。

我实在受不了走路那么远去学校,我的同学张丽萍陪我一起去五道口电影院对面的一条街买了自行车,我喜欢黄色,买了比较便宜又高的那一辆。每天早上6点过起床后和杜丽、张丽萍等去学校西门的餐馆吃早餐,豆浆和油饼。餐馆那个收钱的阿姨总问我你是东北的吗?

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上课会路过一个五道口的火车道,每当火车经过的时候,马路两端都停满了自行车行人,汽车喇叭声和自行车喇叭声响个不停,车水马龙,一片生机。每每这个时候我都能隐约感受到京城人们的节奏,那热闹的景象总是在提醒我,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一天的生活开始了。

成教院一共招收了四个班级,除了三四班,一二班大多数都是读过一个专科专业的同学。综合学科的大课会在一起上课。才开学没几天,教导主任赵老师让我当四班的学习委员,而吕黄冈当班长,杜丽是团支部书记。

我很不理解,我说自己也不是成绩最好的怎么当学习委员呢?赵老师的回答跟我的初中班主任出奇的一致,说谁说学习委员一定要成绩好的,这是激励你努力学习,好给同学们带个好头。有过以前当班干部的经验,我很快跟班委们打成一片,吕黄冈召集两个班班委一起骑车去金五星百货商场为班级购买一些学习用品和中秋晚会所需要的用品。

长得浓眉大眼的吕黄冈,有一口浓浓的湖北口音,给人的感觉非常能折腾,也很爱出风头,新生里需要这样敢冲的人。大学里的年轻人们各自追逐着自己的梦想,追求着自己的爱情,学校的路上有谈恋爱的情侣,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有图书馆,花园,各个食堂,篮球场或校园外的超市、餐馆。吕班长也不例外,他刚开学没几天就跟班上娇小玲珑的小资姑娘周佳打得火热,骑着他的庞大的山地车,佳坐在车前横梁上,风一般的从学校的马路上飘过,甚是一道风景。

而团支部书记杜丽很会跟老师们套近乎,我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撞见过不止一次她和周在宿舍大院外面的胡同站着聊天打闹。院里的同学有人说她和周在谈恋爱。我从来没有问杜丽这些私人问题,她的故事都是她主动告诉我的。有一晚9点过,我突然胃疼,难受,我去隔壁找杜丽,她回宿舍帮我找了麦片,说吃点暖和的东西。

过了几天,杜丽和几个女生许睿雯、周佳,马娓娓被安排到学校里的宿舍。她们搬走后,宿舍又搬来一个来自新疆的大姐,上的学校的走读班。她说她妈妈祖籍是四川的,平时她很喜欢找我一起聊天,去学校吃饭,偶尔她也去川菜馆点一份水煮鱼回宿舍,分我一点。

我很羡慕可以住学校宿舍的同学们,每天不需要早起晚归,不需要一直等火车开过才能通行。学校宿舍冬天还有暖气。李美玲跟我说起周旋也是告诉她要开一个模特班,可爱大方的李美玲是朝鲜族,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我经常感觉一个人很孤独无助。还好有新认识的这些同学一起玩,一群年轻人在一起总好过一个人。

我跟班上爱运动的几个男生也很熟,潘华杰、刘晨光、李江等打篮球都会叫我一起。李江是北京人,说话满口北京味道,儿话音很浓。李江不住宿舍,却经常去我们宿舍晃一圈,跟大家打个招呼闲聊,他羡慕住宿的同学。李江有一次去我们宿舍就把手机放一边,他跑去男生宿舍找潘华杰和刘晨光玩。我和佩双用李江手机打了电话回家,李江看到说成了你们的公共电话了。
(未完待续)

我的青春 我做主 1

第一章 学之初
99年的夏末,爸爸陪着我坐了三天两夜火车,在峨眉搭乘从攀枝花到京城的117次直达列车,历经38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祖国首都。

我用录取通知书买了半价硬座车票,从没坐过这么久火车的我把学费用塑封袋装好放在鞋底里,因为听说坐火车有小偷,我怕我爸的血汗钱也被偷了,那去北京只能当乞丐了。还好钱不多,脚底下踩着几千元钱像垫了个鞋垫。这样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坐在窗户边,眼睛实在睁不开的时候仰头就睡。坐这么久火车太难受,很煎熬,尤其是腿胳膊不算短的我,伸展不开,谁难受谁知道。有几个从西昌去北京怀柔进修的兵哥哥带着扑克牌,一路升级,时间混得真快。

来火车站接我和爸爸的是招生老师周旋,我的一个姐姐肖红认识的,周旋的招生简章上写着语言学院招收英语本科和模特。

朋友和叔叔们都说这是骗人的,我还请一个叔叔打电话到北京一个亲戚那,让他帮忙查查京城是不是有这么个学校。答案是有这么一个学校,但不算一流的大学,顶多算二流。我说一流的我们也进不去啊,二流的就二流的吧。就这样我被周旋的模特英语班忽悠到了北京。

周旋租了红色夏利出租车,1.2元每公里,10元起价。装着我那来的路上不小心摔坏的硬壳行李箱,在一个乐山38商场边的店花了150元买的,我拉着行李箱去赶到峨眉火车站的公交车,不小心摔了一下根本锁不上,妈妈跟在后面跑,还摔了一跤,看到妈妈摔倒的样子,我别提多难受,这都是为了我,一心想去北京读书,害她也替我着急。小六舅花了10元在峨眉火车站的杂货店买了根棉绳帮我把行李箱绑上,就这样我拉着这个像粽子一样的行李箱到了首都。

周旋还算热情,他也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接。仗着肖姐姐的关系,对我还算不错。自费大学生跟统招本科生区别很大,我们被安排住在五道口的一个平房院子里,清华大学西门对面不远处。院子有铁门,院子里有大概8-9间宿舍,一个屋住6个人,三个简单的上下铺和被子床单枕头。朴素得不能再朴素。院子里有个坝子,夏日的夜晚,还能坐在院子里数星星。

到了京城,总觉得口渴,嘴唇总是干干的,真切感受到了北方气候的干燥,跟峨眉的湿润天气太不一样了,成天都有种莫名的火在燃烧。宿舍渐渐的热闹起来,住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

我住的宿舍已经有了两个女同学,王芳和李海霞。王芳来自黑龙江加格达奇市,她长得大眼睛高高的鼻梁,我一度怀疑她是俄罗斯混血,她说她们家没有混血。李海霞是内蒙古包头的女生,说话轻柔轻言,感觉是个学霸。

爸爸和我在开学前去了八达岭长城,天安门广场,在五道口坐火车去八达岭长城附近,开往张家口的火车沿线,那是第一次做了好汉。不是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吗?回城时,我擅作主张走了一条野长城的路线,走了很远很远才找到火车站。差点没有坐上回五道口的火车。

我的老爹是个喜欢到处走的人,我去图书馆看书了,他自己坐巴士去了圆明园遗址,回来一直感叹太可惜了,风水宝地就这样被毁了。他还去了清华大学,中关村,说要是好好努力以后就可以在中关村找个工作,都是高科技企业。

很快就开学了,周旋暗示我爸要请学院招生办主任赵老师吃个饭。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请客吃饭,是因为周旋帮我忙,把我弄进一个二流学院成教院吗?我爸说该请还是要请,在地质大学北门口的餐馆随便吃了点家常菜。赵老师倒是没什么,非常客气,周旋感觉世故而阴险,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穷,也没什么背景,我看新来的同学杜丽的爸妈就请周旋和赵老师吃饭,别的同学也有,很明显周旋对杜丽格外热情。

爸爸离开京城那天,他把剩的钱一共800元给我存到五道口的工商银行里,说回家再给我汇。我又用录取通知书给他买了张半价坐票。殊不知爸爸被查票,列车员看他老实本分,只让他补票,倒是没罚他。爸爸乘坐的火车在爬秦岭前就趴了,因为秦岭有一段塌方,爸爸只好下车坐巴士到广元换火车。总之费劲周折才回到峨眉。

和爸爸在火车站站台分别的时刻,他语重心长的说美美你要好好读书,这么好的学习环境,我回去发了工资再给你汇钱。看着爸爸上火车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有不舍,有悲伤,也有迷惘,自此开始北京这条路,一切全靠自己走了。

(未完待续)

清明节 纪念母亲

不是只在清明节,才来纪念母亲,母亲一直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母亲是个开朗乐观的人,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重情重义。她对舅舅们说过的抱怨的话记在心里。母亲有一年过春节要回峨眉,她老念叨三舅说从来没有吃过北京烤鸭,所以母亲回家前一直催我去买。还有一次,她跟我说你舅舅们说北京那个糖葫芦从来没吃过,我回家前买了一把糖葫芦带着,完成母亲的交代,她是多么欣慰。

后来母亲说他们吃了烤鸭说还没峨眉的卤鸭子好吃,还有那个糖葫芦说瓜酸的。我说是啊,要不然说不买不带最好呢,本来就不是好吃的东西。这就是个心意,你有就行了。只是母亲会觉得做了反而没得到一句好,心里会不舒服。

母亲做什么事都要一丝不苟,特别是养笑笑。我们吃饭的时候,她要抱笑笑,等我们吃完换她,她才吃。不让笑笑有一刻离开人。外婆摔跤了,住院,母亲非常焦急,她很想回家照顾,可她又放不下笑笑,一边天天给舅舅们打电话一边在这头干着急,她怕不回去再也见不到外婆。六舅说姐,别担心,这不是有我们在吗?前思后想后决定让妈妈回老家看看外婆,她也回家休息休息。结果母亲回去没几天就遇到汶川地震,万幸的是峨眉没有事。

2002年的国庆长假,带母亲和哥哥爬八达岭和居庸关长城,人山人海的长城,母亲矫健灵活的身躯,在人堆里钻来钻去,一会儿就爬到了山顶,我们年轻人自愧不如。母亲有时候性格很像小孩子,会耍小脾气。有一次她跟我打电话说在哥嫂家不高兴了,她不喜欢洗碗。我说你不喜欢洗就别洗啊,你这么大年纪能帮就帮,不能帮不要勉强,我说你来北京我是不会让你洗碗的。虽然我自己也特讨厌洗碗,但在家里,我都是主动洗碗,干家务活,不让爸妈动手。母亲听了很高兴,她不是懒,是不喜欢弯腰驼背洗一大堆碗,从小到大,家务活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哥哥、爸爸做的,母亲管的都是大事,拿主意的大事。

不为人父母不懂做父母的艰辛,越是看到自己孩子长大了,才越明白爸妈养育我们的不容易,才越惦记他们。我小时候住山上茶园里,经常只有爷爷在家,母亲去城里赶集,那时候舅舅们做茶叶批发商,收茶叶,母亲就把茶叶卖给舅舅们,顺便在舅舅舅妈家玩会,她很喜欢热闹,喜欢聊天,交朋友,我每次都是在山坡上张望等待母亲,远远的马路上来了一辆车,我都猜母亲会不会坐这辆车回来呢?左等右等,黄昏时分,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母亲回来了,她往山坡上爬,我就大声喊她,高兴坏了,也不是要等她买好吃的回来,就是看到她回来特别兴奋。

有几次,我和母亲背着采好的茶叶去一个叫周山的高山上卖茶,爬得气喘吁吁,爬了至少一个小时才到,母亲卖完茶叶,给我买了长棍子的薄荷糖,记忆中那个薄荷糖的味道太美了。我也忘记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卖茶叶,不去山脚下,我家在海拔不到1000米的山上。母亲心地善良,但又多愁善感。我家自己的茶叶都采不过来,需要请人。我手脚灵巧,能采很多竹叶青茶叶,母亲每次都是让我去帮哥哥的干妈采茶,说她一个70岁老太太眼力不好,也没人帮她,那么多茶叶不采可惜了。所以大热天,我也被当成童工帮人采茶,只要是夏天,我就晒得黑黑的。后来我爷爷去世,哥哥的干妈送礼只送了50块,那是香港回归的一年冬天。母亲说哥哥的干妈太抠门了,当初对她那么好,那份情谊就值50吗?那个年代好像基本上都是给200了。母亲太在乎别人对她如何,尤其是她对得起的人,不是钱的问题,是没在意她,以及她的情。

女儿最像母亲,我很多性格和毛病都随我妈,从小到大,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屈不饶的精神,80年代最苦的日子,母亲让我的童年生活很美好,也激励了我如何做人,喜欢母亲遇大事坦然面对的样子。永远怀念我的母亲。

但愿我老了不这样

一天A老太太在一个有很大湖的山下公园碰到某大城市来的C老太太,A老太太可能是憋坏了,好不容易碰到个中国人,跟人乐呵呵握手打招呼。
C老太太问:你们开车来的吧?

A老太答:是啊。

C老太太优越感油然而生:噢,我家就在旁边,我走路来的。

A老太太答:那你太幸福了。

C老太太一脸满足的大步踏去。

带着二宝在某大公园碰到几个见过面不太熟的老太太,也是某大城市来的。见面打个招呼,某老太太说:这孩子长得小。

我没答。

我家孩子长得大与否吃你家粮了吗?

某A老太太跟熟悉的B老太太说起要到澳洲探望儿子,B老太说:澳洲,澳洲跟中国关系可不太好。

真多亏你提醒,澳洲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洪灾、火灾、冰雹、失业找不到工作的,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笑笑发烧记

早上起来喂二宝,笑笑还没起床。她爹去叫她起床发现她脸红通通的,原来发烧了。

昨天笑笑爹在家休息,我好不容易也放松一下,就让他接笑笑去游泳。结果回来半夜孩子就发烧了,我们都不知道,笑笑说她半夜渴死了,就想喝水,但没力气起床。还说昨天游泳后洗澡水有点凉。她爹也没帮忙看看,就让她赶紧洗了回家,头发也没擦干。男人带孩子太不靠谱。

我告诉笑笑她小时候发烧,爸妈从来没有给她吃药打针,因为发烧没有特效药,只有多喝水,吃东西,多休息,身体的小战士才能战胜病毒。她早上喝了半杯冰牛奶,小半碗酸奶。一上午给她物理降温,中午喝了一碗小米粥,没什么胃口。看平时没什么机会看的游戏节目,她脑子很清醒,知道爸爸把ipad放哪了。

下午两点是烧得最厉害的时候,脸很烫,身体也发热,不想穿衣服。让她就躺着休息,给她敷毛巾,过一会她想看电视,躺沙发看电视,我给她继续换毛巾。鼓励她说她特别棒,这次发烧全怪爸爸粗心大意,她委屈的点点头。我问她想吃什么?特别是平时特别想吃的。她奶奶买了西瓜,我给她切成小方块,用叉子喂她吃。吃了一整盘西瓜,又吃了两片火腿,她还问我有没有香肠。这胃口还不错,她很努力。吃了一个猕猴桃,中途一直喝水。

下午三点,我看她身上很烫,说头疼。想给她试试这里家庭常备的退烧止疼药panadol,医生推荐的。她说想吃药,看来很难受了。按照说明给她喝了16毫升的橘子味panadol,我尝了尝味道不错。晚餐她吃了大半碗小米粥,看我们吃包子说想吃点,还吃了几个虾仁。我摸她额头不那么烫了,过了不到半小时,测温度,退烧了,37.5度。

笑笑这么快退烧,跟她从来发烧没吃过药打过针有关系,每次都是她自己战胜病毒,扛过来。记得她半岁第一次发烧,烧到40度,到晚上12点我们就坐不住了,带她去中日友好医院急诊,第一次去急诊。医生说孩子第一次发烧一般3-5天,没有特效药,建议回家给孩子泡个热水澡就睡觉。结果还是给开了150多元的药。笑笑爹把药方给扔了,回家我们就给笑笑泡澡,给她盖好被子睡觉,半夜我给她物理降温,早上起来就退烧了。

致最亲爱的你

从2005年到2010年底,我们是同事,上下班你开车,直到我怀笑笑,生笑笑,你是个称职的司机。当然,在工作上你是我坚强的后盾,那么多虎视眈眈我的位置的人,我能站稳脚跟离不开你的支持和帮助还有鼓励。

有了笑笑这个小累赘,我们去哪都得考虑她。尽管这样,我们还是每年计划出游一次。去了那几个我小时候最想去的地方,只是现在问笑笑,她完全没有印象。我妈妈生病到她仙逝,给我打击很大,我考虑了很多,人生的短暂和现实,生活的真谛和追求是什么?等我快走出来后,我说我们去澳洲吧,我把我做的所有功课跟你讨论,你一口答应,就这样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我们大胆的来到了墨尔本。不得不说你对我和我们很有信心,多少人都不敢这样做决定。

在墨尔本的三年,你成熟了,以前我让你做什么你不情愿做,但你在这却什么都听我的。你把你该承担的脏活累活都做了,你吃饭也比以前多了,运动,锻炼身体不间断,然后你把这十几年落下的没长的肉都长回来了。最值得骄傲和称赞的是你初次出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花了一个半月就找到全职工作,还让老板心甘情愿给我们全家担保移民,顺利拿到绿卡。你考雅思一次过,省了很多钱。你做得相当出色,让人倾佩。

让我最想称赞你的是我生二宝这次,你比第一次当爸爸有经验,对我也照顾有加,能看孩子,换尿布,逗她,悠她。想起笑笑出生时你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还埋怨笑笑太小你没法抱。这一次你这个老爸终于知道怎么照顾婴儿了。二宝的衣服都是你洗,你说我这手就别洗了,粗糙了还得花钱修手。你居然能一觉睡到天亮,尽管二宝夜哭也不影响你睡觉,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去上班。

现在的你不是我当初认识的你,成熟、更踏实,以家庭为重,更知道心疼我,也努力改正缺点,让自己更像个完美的老公和父亲。你在墨尔本像换了一个人,变得更好,游戏也打得少了,还要我同意才打。你也是个合格的润滑剂,让我和公婆间不要有隔阂,现在公婆在这待得都不太想回国了。

总之,你的确做得非常棒,性格开朗乐观积极向上,跟陌生人也能够聊天。最重要的是你支持我的一切决定,让我在产后的抑郁情绪好转很多。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也是我心里的英雄。

致我的爱人

一起
风雨携手走过15年,我还没写过关于你的文章。由于你近年表现特别好,我不得不夸夸你。
当初那个憨厚的傻大个子,第二次见面我们一起打网球,我只练发球,你也捡了一上午球。你的好脾气给我很踏实的感觉。谈恋爱时,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你并不像A型血那样典型的内向,反而有时很幽默风趣。2000年的那个夏末,在地质大学的一个灰暗的地下网吧,你突然的出现,打动了我。那么多大学的网吧,你却能找到我,走那么远的路。刀子嘴豆腐心的我渐渐接受了你。

我是被父母和哥哥宠坏的大小姐脾气,你做的不合我意的时候,我不顾你的感受指责你,发脾气。你总是让着我,跟我讲道理,也总是给我讲笑话逗我笑。我笑点低,但你却不偷懒,总能逗我开心。2002年春节,你第一次穿着新买的黑皮鞋去我老家,我爸妈很兴奋带着我们走亲戚,亲戚很多,回山上没几天,一直在走亲戚。山上阴雨连绵,山路泥汀湿滑,你第一次走这样崎岖的山路,回家我发现你的脚后跟磨破了皮,血浸透了袜子。我很心疼,很生气父母带着我们走亲戚,让你穿着不舒服的鞋子爬山路。你拉着我说不要责备父母,劝我说没事,她们也是太高兴,理解一下。结果那天晚上你陪我爸喝了二两白酒昏睡了一整天整夜,你虽然是东北长大的山西人,但家庭并没有遗传你能喝酒的基因,也不是那种能喝的人,喝啤酒也能醉。

2003年,非典的春天,你用近一个月的薪水给我买了当时刚上市最贵的手机,松下GD88。你那时候挣得并不少,但都花光了,月光族,你对我从没有吝啬,吃好吃的,穿好看的,玩好玩的。现在看来你当时的投资算超值了,你现在老说:你是我最大的投资。我们认识时,我还在读书,出去吃饭买东西自然是你掏钱。

2004年,我失业了,公司解散。你教我很多东西,我找到第一份工作也有你的功劳。我的计算机水平突飞猛进,打字速度快,能熟练使用办公软件,熟练编辑网页,制作幻灯片,编辑视频。我喜欢用相机拍照,我们一起研究摄影的乐趣。朋友给我介绍了些兼职,带洋人逛北京,做网页编辑,做翻译。你都在默默的支持我,给我动力,我学到的这些技能给我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2005年的劳动节长假,我们结婚了。一切很自然和简单,没有鲜花戒指和烛光晚餐。我们也没有拍婚纱照,没有买结婚钻指。不是你们家不给我买,是我压根就不喜欢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把钱省了下来。我们也不摆风光的婚宴,没有婚礼。在各自的老家举办了简单的婚宴酒席。我们知道婚姻不是靠形式上的束缚就能长久的,就算没有这些我们也能好好的在一起。也在这一年我找到了一份让我待了6年的工作。

未完待续

哀悼外婆

前几天哥哥发来消息,外婆摔倒了。情况不太好,肺气肿严重极了,连医院都不接收了,这么大年纪摔一跤,她能承受得住吗?

小时候很爱听一首歌叫外婆家的澎湖湾,我和哥哥很喜欢去外婆家,除了隔代亲外,外婆家住在彭扁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我们喜欢走亲戚的温暖热闹。每次去外婆家,她都从屋里拿出放了很久的零食给我们,那时候的鸡蛋糕,硬硬的糖果,还有她在屋檐后捡的板栗啥的,有时候我们没去,她放着的零食都坏了。

听妈妈说外婆对我爸爸挺好,爸爸妈妈刚谈恋爱时,爸爸去帮外婆家做农活,给庄稼挑大粪,爸爸那时候很瘦,挑不动,做农民不是一般的辛苦。外婆心疼女婿,给爸爸偷偷做了俩荷包蛋。那个年代的鸡蛋是奢侈品。

外婆养育了6个子女,两个女儿,四个儿子。二姨,我妈,三舅,四舅,五舅,六舅。外婆最疼爱的是三舅,是她的第一个活下来的儿子。穷苦人家养活那么多个孩子不容易,还都健康长大更不容易。虽然民国年间出生的外婆没有文化,基本不识字,但还是把孩子们拉扯大了。大的姐姐们带弟弟们,总算是平安健康长大。

外婆最喜欢给我讲她小时候房梁偷肉的故事。话说外婆小时候家里特别穷,缩衣少食。但过年时每家房梁上还是会挂一块腊肉。外婆馋肉,偷偷爬上房梁去用小刀子割一块块煮了吃。儿时记忆的我还觉得那时候外婆能有肉吃已经不算很穷了,我认为穷是家里揭不开锅,连粮食都没有才算真的穷。但听上去外婆是个活泼好动的人,身手矫捷,要不然怎么能上房梁呢?

外婆信佛,初一十五定去普贤寺拜佛,吃斋饭。小时候跟着外婆去过几次。主要是听诵经,我根本听不懂那是什么,只是想去蹭一顿豆花饭。寺庙里都是老人,香烛味道呛鼻,烧香祈福的都是老太太居多。每次走路去寺庙,外婆精神抖擞。

妈妈去世,大家都没告诉外婆,有一天她突然知道了,爬了很久才爬到我妈妈的墓前,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大哭。外公去世时,没有注意过外婆是否那么伤心。自己的孩子走在自己前面,做母亲的哪有不痛?现在外婆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外公,有妈妈,外婆一定不会孤单,希望天堂里没有二手烟。

外婆,走好!89岁,您走过了接近一个世纪,您比同是89岁过世的爷爷见多识广,知道年轻人用手机方便,您也要弄一个玩;您比69岁去世的外公享福,四个儿子儿媳待您都挺好,儿孙满堂。我们没有可以再惦记的您,多么的不习惯。

悼念文 2015年3月27日

忆母

今天是妈妈的五周年忌日,她离开我们已经5年,但我却总觉得她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从来没有走远。

过了这五年,失去母亲的痛苦依然如故。不知道她在天国一切可好?

妈妈对我的成长和生活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从儿时开始聆听妈妈讲述她悲催的成长经历,看着她含辛茹苦把我和哥哥养大,经历过大饥荒,吃野菜充饥,被人欺凌,过贫苦人家的日子,到头来还没来得及享受儿女的孝顺,她就匆匆离去。妈妈真是个苦命的人。

虽然妈妈只有小学文化,却一心想让我和哥哥多读书,她希望我们不要像她和爸爸一样没文化,处处受人欺负。要不是妈妈的坚持,我不能去北京上大学。没有妈妈的信任和支持,我不可能读完书留在北京。伟大善良的妈妈,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予了我们,总是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们。我怀笑笑的时候,她从老家山上买了600只土鸡蛋,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带到北京,一颗也没有损坏。

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忙于那该死的工作,疏忽了妈妈的身体健康,她身体那么不好还硬挺着帮我带孩子,一点也不让我们察觉她的任何不适。也从不让我带她去医院,因为她怕花钱。把笑笑带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自己却日益消瘦。

我最亲爱的妈妈,您永远在我的心里,您的教诲无时不刻激励着我,让我可以放开翅膀,追寻自己的梦想,真的很想您!